抛头颅,洒狗血。

【还债进度3/4】Bad Day

 @不瘦20斤不改名了你猜猜我是谁啊 其实是没有按照要求写的……而且时间过了太久,已经算不上生贺了,只希望看到这篇文的时候能开心啊。

———————正文———————

  你记得那天是个阴天,演唱会抽选的结果出来后,你心灰意冷地吃了一整盒冰淇淋然后因为急性肠胃炎住了院。

  病房里的白色屋顶让你更生无可恋。

 

  透明的液体流过透明的塑料管,流过金属的针,流进你身体的血液里。你看着输液器“滴答、滴答”一分一秒地计算着时间,百无聊赖。护士看你无聊,塞给你一个剑玉,你甩了一下差点没给你新添一个黑眼圈。

 

  某人就是这个时候猫着背一身乔装进了病房,一双黑色的眸子带着幸灾乐祸。

  “去年的冰淇淋味道怎么样?”

  “我一会儿买一盒等明年你尝尝。”

  你做出要咬他的表情,看他把病房的隔帘拉上后,摘下了帽子和口罩,又伸出手腕在你额头上试了试温度。

  “还没退烧。”

  你在他一脸认真下偃旗息鼓,倚上了病床上的枕头。

 

  他握住你未输液的另一只手,轻轻叹了口气:“败给你了。”

  你被他握着并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点滴要打完了,连忙按了呼叫铃把护士叫来。

 

  走出医院之前,护士叮嘱你今晚只能喝粥,同时又一脸不放心地向装扮奇怪地他重复了一遍。他点点头,让你上了他的车。任凭你在车上吆喝着要吃满汉全席都对你置之不理。你转而看车车窗外的天空,一整天过去依旧不见晴朗,一整天过去依旧找不到让人开心的事情。

 

  接近傍晚的时候天就快要黑下来,你原本计划今天要起个大早,洗完澡吃个早饭就能收到演唱会的当选邮件,中午随便吃点儿什么,然后找一些好吃的餐厅的资料,下午窝在阳光底下的沙发上一边看书一边打盹,醒来后订一家最棒的餐厅,晚上同他在气氛不错的灯光里共进晚餐。

  而不是回到家喝他烧糊了的粥。

 

  实在是这么多年来最糟糕的一个生日了。

 

  勉强喝了几口粥又吃了退烧药,你昏昏沉沉地爬上床,心有不甘地不想睡过去,觉得今天的自己或许还能再抢救一下。

  梦里你梦见二宫和也在你枕头底下塞了张几百万的银行卡让你当零钱花,你在梦里感叹,果然是梦,铁公鸡都可以拔毛了。

 

  二宫和也笑笑,将你从被子里伸出来的手放回原位。

  生日礼物送你银行卡大概会被打吧?不知道你会喜欢什么,从下午开始就被紧紧攥在手里的钻戒可以吗?

 

  二宫和也摊开手,一枚戒指躺在手掌心。

  他小心翼翼地给睡梦里的你戴在无名指上,若你知道,肯定要骂他狡猾。

  而他此刻只想,该学学怎么煮粥了。

 


评论(7)
热度(27)

© 顾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