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同步【三】

  说好的这章开虐呢?我仿佛是失去了虐的能力……

 改了改最后一段……感谢saki让我虐了起来。。

————————————————————————————  


  

      你有没有想过,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到底是什么?

      宁远曾经认为大多数文艺作品写到距离都是矫情的,一对恋人一旦成了异地就开始死去活来,似乎所有在距离里没有被消磨的感情都值得被歌颂。

      如果两个人足够相爱,距离算不得什么……吗? 
 
       把肯定句修改为疑问句,需要更换语序。 
        她一个人坐上飞机从中国去到巴西之后,更换了这个语序。 
       巴西与日本: 
       时差十二个小时。  
       季节相反。 
       这个星球东京脚下的另一端就位于巴西一侧的大西洋。 
      她来到了地理意义上整个世界离樱井最遥远的地方。 
 
      樱井在番组候场时给她发短信,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她回说,你也是。 
 
       只要见不到彼此,距离有多远都是一样的,中国与日本,巴西与日本,中间相差的数字增增减减不过是给自己的安慰。 

       大野智看到樱井翔发完短信,对他说:“年轻的时候,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说一些不着调的话,喜欢一个不可能的人,都是能够被原谅的,可是小翔,我们都不年轻了,你想过你们会有未来吗?”

       樱井翔想不出怎么回答。 

       

       宁远来到巴西的第一周去了马拉卡纳球场。

        她对足球没什么研究,只是想把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足球场拍照给樱井看。她记得他曾经说过小时候考虑过去巴西留学,大概也会喜欢这座见证了许许多多重大赛事的建筑。

        打开手机准备把照片发过去的时候不小心点开了微博,刷新出来的第一条消息:

       ——樱井翔曝与北川景子热恋 横滨约会遭目击

      宁远停止了动作,最后选择给樱井播电话过去,意外地没有转到留言信箱。

       

      “宁远?”

      “sho酱,我在马拉卡纳球场,球场特别大,一层有贝利的球衣,还有其他人的,不过我都不认识。”

       在外面喝酒的樱井对着亲友比了个手势,打着电话走出了包间顺手拿了面前的烟。

      十一月的东京气温降到了十几度,他只穿着单薄的衬衣站在居酒屋的门口,出门后被冷风吹得醒了刚刚喝了一半的酒,他听到宁远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好像带着巴西的温热。

     “你开facetime,我讲给你听。”樱井翔在裤子口袋上搓了搓手,重新调整了拿手机的姿势。

       宁远在巴西的阳光下拍了拍脸,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疲惫,开了FaceTime。

      “这个是梅西,这是C罗。”

        宁远看到站在一小团黑夜里的光的樱井,没听到他说的什么,反射性地回答“嗯”,樱井大概是看出来她走神,在那团光里笑笑。

      “宁远,不用为了我特意去这里的,我推荐的地方你去过了吗?”

      “没去。”宁远照实说,“我想等有一天我们一起去。”

         说这句话时宁远晃了晃手机镜头,樱井没看到她的表情,忽然觉得一阵冷风吹过来,东京的十一月怎么这么冷。

      “东京这么冷,你怎么穿得这么少就站在外面了,我先挂了,下午回酒店。”宁远没多说,提前挂了FaceTime,留樱井一个人在黑夜里发呆。

       

        交往三个月以来,宁远对他了解的越来越多,他不知道她看了多少他之前的节目,他甚至有些担心年少带刺的自己会不会吓到她,他有时会想脱口而出,她不需要去看那么多过往,他可以陪她好好地生活在现在。

        樱井翔把手机装进口袋里,气闷地点了根烟。

        小说里写的很轻易的一见钟情, 哪有这么容易。连利达都说他们之间完全看不到未来,可未来不就是自己创造的吗。

        香烟燃烧的火焰明明灭灭,给樱井的脸镀上了一层暖色,他口袋里的手机接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跟景子又被爆出绯闻了,新闻里还写你们两个性取向不确定的人在一起还挺配的,哈哈哈哈。

       发信人是二宫和也。

       宁远从球场出来,发现门口有一家卖球衣的店铺,打出的招牌是可以在球衣上绣名字。

      “我想要一件球衣,上面绣Sho Sakurai。”

      “哪个球队的?”店员提出的问题让宁远一愣。

        他喜欢……哪个球队呢?谷歌上,百度上都没有答案,宁远一直觉得,他们的相处模式奇怪了些,虽然她在一步步向他靠近,却不知道哪里出了错一般总是偏离原本的轨道,被店员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才发现症结所在。

        ——她所有有关他的消息都来自旁人。

       

        宁远摸了摸钱包,回复给店员。

       “所有的,都绣上这个名字。”

        这天下午,宁远没有回酒店,在这家买球衣的店铺里足足等了一下午,才拿到了一摞绣着樱井名字的球衣。

      “Sho Sakurai! 球衣好了!”

        店员在巴西的夕阳里喊他的名字,她从门口的长椅上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在路人的侧目中抱着一摞球衣离开。

       ——sho酱,我给你买了纪念品,连同明信片一起寄过去了。

        好多。

        宁远把要寄的东西摆好打算拍照给樱井,却因为一个触碰让那些球衣落了一地,她缓慢地蹲下,一件一件地捡起,过程中不小心磕到了头。

       “啊,真疼。”宁远苦笑自己的笨拙。

        她何时如此笨拙了?

        买了这么多球衣,不知道哪一件他最喜欢。

        就好像他身边有这么多人和事,她却一无所知。

       

         ——宁远,以后关于我的故事,不需要其他人讲给你听,我说给你。

         包括那些不靠谱却让你心神不宁的绯闻。

        

         过了三十分钟,宁远回给他。

         ——好。

         这三十分钟里宁远经历了什么,樱井翔此生可能都不会知晓。

      

         

         

         

     


评论(26)
热度(38)

2016-07-06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