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同步【六】

这篇不虐宁远跟樱井,我要虐狗了( ‵▽′)ψ

糖分满满~附送吃醋的樱井先生一个。


——————————————————————————————

       人的一生有多大的概率去认识另一个人,在排除不可控因素排列组合之后,依旧是无解的,即使这个模型本身同“在一个装了六十亿个小球的箱子里随机取两个”非常相似,但若把条件控制到完全“随机”,让通选课上概率论仅仅以68分的成绩飘过的宁远来算,也得不到答案。

        我们偶然在街上遇到一个人的时候觉得这是很自然的,完全不会有任何惊讶,这本身可能就是让人惊讶的事情。我们都认为相遇很简单,却又奇怪的对再遇怀着复杂的情感。


       小男孩Jake再次见到宁远时一脸胸有成竹地对宁远说:“宁,我说过如果我们再次遇见的时候我一定会娶你的。”

      宁远无奈地扶额。

      公司的总部在伦敦,这次让中国分公司转接的业务也是一直在做的,因此格外顺利,只是宁远作为中方代表去与客户做洽谈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这位客户是在飞机上遇到的男孩的父亲。

    “宁,我的儿子Jake说想见见你。”

     然后宁远就莫名其妙地过起了天天被Jake骚扰的生活,经理美其名曰加强与客户的交流。

     有时候樱井打电话来,这位小朋友还会找各式各样的借口:“宁,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吗?”

     宁远心里吐槽,这明明不是她的工作。


      宁远数着自己申请出差的时间一天天过去,在这些可能被同事羡慕的完全不用工作、只需要看孩子的日子里,她似乎也在Jake的胡闹里忘了与樱井告别时的难过。


       “宁,如果你喜欢的那个人无法陪在自己身边的话,那男女朋友的关系还有什么意义吗?”Jake问的一针见血,“异地恋依靠短信,电话,视频维系,假装你们还在一起,可是终有一天你会觉得,相比这些来说,你更想看一集电视剧。”

       “哪部剧的台词?”宁远在伦敦街头的咖啡馆对着穿着小西装仿佛是来约会的Jake吐槽。

       “Good luck Charlie”,Jake如实回答,“不过我觉得说的很对啊,你可以考虑同我在一起看看。”

        “不用了,谢谢抬爱。”宁远习惯性拒绝。


        “这位女士,刚刚看到你拒绝了这位向你表白的男士,我也想问问,可以考虑一下做我的女朋友吗?”

        “好。”宁远在Jake惊讶的目光里回答。

         樱井一身西装出现在伦敦街头,挑衅似的看着这个似乎对他有很大威胁的小男孩。

         “你好,我是樱井翔,宁远的男朋友。”

          樱井伸出手,Jake礼貌地回握,宁远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有些想笑。


         那天下午,樱井跟宁远把Jake送回家,Jake一脸敌意地生气的把他们关在了门外。

        “宁,一个偶像给不了你幸福。”关门之前还撂了狠话。

        牵着宁远手的樱井摸摸鼻子表示跟自己没关系,宁远笑了笑,给了樱井一个拥抱。

        樱井在宁远的耳边叹了口气:“宁远,你抱的太紧了。”

        宁远赶紧松开手,樱井的恶作剧成功,拉住了宁远,给了她一个温柔的吻。 

      《名侦探柯南》里小兰有这样一句台词,等待的时间越长,相见的时候就会越快乐。

       宁远觉得,其实这无关等待的时间,只要两个相爱的人相见,就是一个令人欢喜的故事。


        樱井可能很长时间无法忘记与他在羽田机场告别的宁远,那个场景就像一个用戏谑的笔法写出来的讽刺小说,表面欢闹,读到最后发现是满满的悲凉,那个小说类似于卡夫卡笔下主人公用尽心思却永远到不了的城堡,那是他与宁远用尽心思却总也得不到的拥抱。他觉得他们两个人不应该这样,所以他在被排的满满当当的时间表里空出了两天来了伦敦。

       两天,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所占的比例不到1%,却能用“拥抱”这个词汇将一年的温度100%的填满。


       宁远带樱井来到自己在伦敦常来的小酒馆,樱井看到酒馆的招牌便觉得熟悉。进门后老板看到两个人,一脸感叹地对旁边的女服务生说:“12年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两个人可能在一起。”

       他们面面相觑。

       在老板的口中,奥运会期间每晚9点来酒馆的宁远与每天凌晨来酒馆的樱井,他们本该在12年遇见。

       有些事情,比如错过,若发生在某个毫不知情的时刻便不会徒生伤感,可若在将来某个时间点知道自己错过了,就会无端难过,就像宁远后来偶然在贴吧看到过的一个帖子,08年奥运会的时候樱井来北京,有个姑娘在机场等了三个小时,后来为了要赶上回家的末班车没有再等下去。在刚开动的车上,她收到了别人的短信说樱井翔来了。宁远记得姑娘在帖子里回复,那天她在末班车上嚎啕大哭,像是错过了一辈子。

       所以这天的宁远在听了12年那些他们不知道的故事之后紧紧握住了樱井的手,庆幸他们没有错过。但她没有想过,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就已经错过了彼此很多。


     “宁远,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城市里会怎么样?”

     “青梅竹马的关系吗?”

     “假如是青梅竹马的话,比如,我们都生活在北京。”

     “假如是青梅竹马的话……我们很小就相识,小学的时候放学一起回家,你把你的零花钱都给我买了零食,我在你的课本上胡乱涂鸦,你因此被老师狠狠训了一顿,初中的时候有人给我递情书,你吼他们说我是你的,别人不能抢,那时候的你还是个小豆丁却有很大的勇气,高中的时候你到了叛逆期,我没头脑地陪你逃课去通宵去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然后你很怂地被我妈骂了一顿,分文理科的时候我选了理科你选了文科,不同班但在文理科班的成绩排名都是一样的,大学你读了经济我学了法律,你给我讲微观经济学,我给你说行政诉讼法,你每天骑着自行车载我去上课,穿过不同的学院不同的建筑。”

     “你在后座搂住我的腰,那时的你早已经是我的女朋友。”而不至于等到现在。

     “如果在东京的话——”

     “如果在东京的话,我们每一次的演唱会你都来看,你在人群里对我喊加油,全世界的声音朝我袭来,我却能分辨出你的声线。”

     “那岂不是成了玄幻的剧情?”宁远笑樱井的想象太出格了,却忘了他们本是也只是想象而已。

     “没什么玄幻的,毕竟,我在全世界这么多人里,单单喜欢了你。”

      

评论(19)
热度(41)

2016-07-10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