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同步【七】

        “Lady,may I have a honor to dance with you?”
    
       樱井来到伦敦的第二天,两个人在特拉法加广场上坐在喷泉边。
      冬天的人依旧很多,许许多多的鸽子停在广场上,飞起来时发出翅膀拍打空气的声音,他们飞向天空时才会发现伦敦的天空要比北京天空的蓝色拉深了很多饱和度。有街头艺人在还没迎来春天的广场上表演,樱井把宁远的右手放进自己左侧的大衣口袋里暖着,陪她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伦敦的春天还要多久才来呢?”
        “等我们离开,再过几个月就来了吧。”
        这是一个他们等不到,也不能一同看的春天。

        “sho酱。”
       宁远从喷泉的边缘跳下来,抬头仰望着樱井。
       “我在想,以后每到一个你去过的地方就拍照给你看怎么样?这样就好像我们一起来过一样,即使是在不同的空间里一起来过。”
       即使听起来像是她在征求他的意见,但樱井知道她已经下定决心,所以他决心闭口不谈这件事本身是多么残酷。
       ——这不像一起去过一个地方,像是在时空里丢失了彼此。

      “宁远,我最近也在考虑,以后我每次都在电视里给你一个小小的暗号如何?就像食指与中指交叠代表我在这里注视着你。”
       这大概是樱井能给她的最委婉却心安的陪伴。
       “那这样我岂不是你的每期节目我都要看?这个合同显失公平啊,我有权要求随时变更和撤销的。”宁远开玩笑道。
       “你可以保留这个权利。”樱井也从喷泉边缘跳下来,搂住宁远。
        宁远理解了他的意思,悄悄掩饰了她的难过。他说,如果有一天她撑不下去了,他不会勉强。
        怎么像还没开始就要结局呢。

        这次换宁远送樱井坐上回东京的飞机,只是他们真的可以心平气和地没有遗憾的去道别。两个在一起的人,一个微小的约定似乎都能成为一条牢固地系住彼此的线,宁远扯一扯这一头,樱井就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樱井离开的第二天凌晨三点钟,宁远看了News Zero的直播,樱井在节目里悄悄中指叠过食指,又以一个自然的动作,指了指心脏。
       ——宁远,你在我这里。
       看完这个动作,宁远起身推开了酒店的窗户,看到了窗户下前一晚樱井与她走过的那条路,也是一样的凌晨,街边空旷地没有人,樱井突然在路灯下问宁远。
       
             “Lady,may I have a honor to dance with you?”
             “Sure.”
           Just one last dance.

评论(1)
热度(21)

2016-07-11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