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同步【八】

       人的一生能经历多少个季节。

       简单的把平均寿命乘以四似乎就可以得出答案。例如,简单的计算,2014年的夏天是宁远度过的第98个季节,2014年的秋天,是樱井度过的第127个季节。一年里的四季匆匆过去,宁远回想起这一年时却都成了无关痛痒,这一年,她公寓楼前的树由嫩绿变为翠绿,隔一段时间从国外出差回来,翠绿又成了枯黄,直到最后,树叶全部落光,只剩光秃秃的树干。她的窗台前落了些灰,去年买的衣服挂在衣柜里莫名地变得皱皱的,夏天她去了澳大利亚,回来时候已经是秋天,樱井同她描绘盛夏的烟火大会的时候她觉得好像错过了一整个蝉声鼎沸的夏天。

       从伦敦告别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时间却在这种无法触碰到彼此的长距离中逐渐被消磨掉。

       这一年,樱井接到了几部电影,主持了几场重大的司会,在演唱会上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心跳,他也觉得自己开始慢慢遗忘一些事情,在二点五星片场的时候,他穿着西装梳了一个油头,想到宁远说最喜欢他饰演的二星里的阿忠,他却怎么也想不起那时候的自己是什么模样,打开04年的DVD时才回忆起那时的他就像电影里的阿忠一样正在从锐利努力成为圆滑的少年,樱井有些恐慌,他害怕自己在很多年后,回忆起现在时也只能依靠影像想起现在的自己是一个努力维持一段明显艰难爱情的痴儿。

   

      他们努力在仿佛平行的世界里保持着联系。

      宁远在世界各地拍了照片。澳大利亚,美国,英国,俄罗斯,新加坡,越南,梵蒂冈。与宁远合照的是在此地拍过照的樱井。

    “怎么像是为了完成我的遗志似的。”把这些照片收藏到相册里的樱井,在一个人喝酒的夜里总是忍不住吐槽。

      樱井在电视节目里给宁远各式各样的暗号,也依旧每半个月给宁远寄一次东西。

    “宁远,你不会在做代购吧?”

      每当宁远出一次差回来,她的办公室里总会变成堆放快递的仓库。

      可他们的交流越来越少,有时候宁远醒来,电视里的画面是News Zero,宁远能从电视画面里看到樱井欲言又止的情话,却等不到他的电话。

      开始有人劝宁远,如果一个人同你在一起从没有规划过未来,那他大半是不想跟你一起走下去。宁远思考,樱井应该如何规划?辞掉工作来中国陪她?

      怎么可能。

  

      年末,宁远向公司递交了调往日本分公司的申请,总部给的回复是给她一年的考察期,一年之后如果考察合格便同意她的申请。

      这其实才是一切的开始。

      她逐渐从被动的等待里变得连等待的时间都没有。

     “宁远?”

     “啊,我正在开会,一会儿回给你。”

       会议结束之后,樱井已经有了新的活动。

     “sho酱。”

     “我在做演唱会之前的准备,晚上打给你。”

       到了晚上,两个疲倦的人只能相互道晚安。

      “宁远,早些睡。”

      “你也是,注意身体。”

       宁远没有注意到樱井喊她的名字的发音越发标准,樱井没有注意到宁远说话的时候明显带着感冒时候特有的鼻音。

       

       在所有的故事里,这都是爱情的热度逐渐消退的征兆。即使宁远已经同父母说过自己有个在日本的男朋友,她很幸福。即使樱井已经将宁远介绍给岚的其他几个人,说他会努力下去。

       他们都在想,如果有时间见面会不会改变这一切,如果能再同一个时空里坐下来彼此交流一下会不会能有所转机。

       樱井担心有一天他会连宁远在哪个国家哪个城市都忘记,宁远担心如果有一天她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什么意外他身边就再也没有什么人对他说晚安。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5年。

      但很难说清楚,夏威夷十五周年的演唱会是转机还是让事情往更坏的方向发展。

——————————————————————

下章讲夏威夷。

可能……不知道写出来会是甜还是虐。

评论(4)
热度(24)

2016-07-14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