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同步【九】

上前几章链接

1   2   3   4   5   6    7   8


       打开ins,刚刚发出的海岸的照片被几个相熟的朋友点了赞,继续往下看,是Jake熟悉的日常。

       ——今天宁远分手了吗?

      配图是一个趴在窗台上望天的侧脸。

      看到这张图,宁远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孩子总有些奇奇怪怪的执着,对糖,对玩具,宁远小时候也觉得只要自己坚持下去,没有什么是自己得不到的。


       夏威夷的海边和船。

       天空是湛蓝湛蓝的,完全看不出与阿尔玛菲有什么区别,只有当看到日历上的日期的时候,宁远才发现,她与樱井已经在一起两年,两年的时间,他们能够触到彼此的时间却不够一个月,连在同一个时间处于同一个国家都是奢望。

      2015年的夏天,他们终于在夏威夷相遇。

      

      岚的十周年演唱会,她来这里却只是为了工作,好像真的重复过了意大利的夏天。

      意大利的夏天,天空湛蓝湛蓝的,他们也是这样遇见。

      这一次,他不再是意大利的游客,也不再是她生命里的甲乙丙丁。宁远的考察期还有半年,她没告诉他,忙碌中又过去的半年,已经让他们的距离缩短了很长时间。宁远小时候一直觉得“光年”是一个时间单位,后来在学习物理的时候发现这个词原来被用来形容距离,如果用“光年”来衡量,他们之间的距离可能已经只剩了半个宇宙。


     “宁远,今天有一整天的彩排,稍后还有几个综艺节目要录制,估计要等到凌晨。”

     “今天要与北京开电话会议,可能也需要到凌晨,说不定到时候你要等我。”

     “没关系。”

     “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我等得起。”

       宁远与樱井挂了电话,商讨了一个见面的时间。


       等待的时间里,宁远的会议意外地比想象中要提早结束,她找了个夏威夷的小酒馆准备吃点儿东西,遇见了出来喝酒的大野智与松本润,三个人在诡异的气氛里坐在了同一桌上。

      宁远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要说,但却不知道以什么话题开头,只看着对面的两个人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不要这么压抑啊,说点儿什么有趣的话题。”松本润打破了沉默,“宁远是来看樱井君的吗?”

     “其实想看来着,可是工作太忙,不知道演唱会能不能赶得上。”

     “小翔把关系者席的票送给你了吗?我记得他留了一张给你。”大野智也终于不再沉默。

     “我们还没能见得上面。”宁远尴尬地笑笑。

     “辛苦了。”大野智打心里佩服这个姑娘。

     “他的拍摄应该一会儿也结束了,我们回去的时候知会他一声。”松本润准备好心帮忙。

     “那麻烦你了。”


       宁远跟在大野智与松本润的后面来到了他们的酒店楼下,大野智让宁远先在大厅等一会儿,他们去看一下樱井是否已经录完了综艺节目。

       大野智与松本润故意在樱井的门外大声说了几句话,果不其然地让正在拍夜会的樱井开了门。大野智装作喝醉的样子挂在了樱井的脖子上,用只有他们听得到的声音对樱井说:“宁远在楼下等你。”

       

       离开樱井房间的松本润揶揄大野智又给山组党发糖了。

     “我们都觉得小翔不容易,可是看看宁远,她哪里又付出的少。”

     “其实他们这是何必呢?”松本润不是很懂樱井与宁远为何要苦苦支撑这样毫无希望的感情。

     “我们其实没什么资格嘲笑他们的感情,他们至少一直都在努力着。”

     “恩。”


       夏威夷的凌晨,与其他地方的凌晨也没什么区别,宁远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在等待而已,这次至少可以触到樱井。在大厅等了一会儿,她出了酒店的门,在酒店所处位置的马路对面抬头找寻樱井所在的房间。从亮着灯的房间一间一间数过去,这个可能是大野智的房间,这个可能是二宫和也的房间,这个是松本润的房间,这个是相叶雅纪的房间,这个是樱井翔的房间。这些房间都亮着灯,宁远触到樱井房间的灯光时仿佛可以感受到这个人的存在。

     “sho酱,你在这里啊。”

      宁远用触到光的手捂住了眼睛,为了让自己不再难过,沿着马路慢慢地一个人散起步来。

      樱井没有告诉她他给她留了一张关系者席的门票,在演唱会开始前她用他办的fan club的卡抽中了票,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去,还是做了准备。


    “宁远,我的拍摄完成了,我马上下来。”樱井的电话打来,宁远已经走得离那个发光的建筑很远。

    “我刚刚在旁边散了会儿步,你先往东走,我往西走回去。”她转过身加快速度往回走,隐约中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立即放慢了脚步,“sho酱。”

      樱井听到宁远的苦笑,一颗心悬起来。

    “怎么了?”

    “你楼下有狗仔。”宁远已经不知道应该在脸上挂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于是宁远知道,这个岛屿的凌晨将是她一辈子最与众不同的凌晨。

      她往西走,他往东去,通着电话,最近时樱井就站在马路的对面,无法靠近。

    “宁远,我觉得你瘦了,我想再走近你一步看清楚。”樱井说这句话时却抬着头看着夏威夷的星空。

    “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宁远也抬起头。

      他们的脚步却没有停,距离越来越远。

    “宁远,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爱你。”

    “没有说过,但是我知道。”

      所以我们才这么不容易放弃这段感情。


      这个夜晚,樱井没有把口袋里的门票送给宁远,宁远也没有给樱井一个拥抱,他们在同一条马路上的两侧,越走越远。

      地球不是圆的吗?那这样一直走下去会再次相遇的对不对? 


      第二日的演唱会,宁远没有及时赶上,拿着抽来的门票的她在门外习惯性的刷了ins,Jake小朋友依旧在刷他的日常。

       ——今天宁远分手了吗?

      宁远破天荒地给Jake留言。

      ——没有。


--------------------------------------

自己的虐梗,虐的自己肝疼……请大家再支撑两章……

写这章的时候听的BGM是徐佳莹的《瓶颈》,我要把锅甩给这首歌!

评论(6)
热度(21)

2016-07-16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