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头颅,洒狗血。

一个单纯的BE

        正如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个故事需要时间,人物,地点,事件,就像为了确定地球上的某个位置,需要经纬度。

       南纬33°35′57.17″西经41°32′22.39″是海洋。
       北纬35°42′25.77东经139°42′57.79″是岛屿。
       那年的她和他在演唱会后分手。

       时间真奇妙,几年后她已经可以心平气和地听别人说起他的名字,有关他的番组也可以在某个闲暇的下午看到笑出眼泪。
       他还是那么努力地学着笨拙,胡闹似的做一些天然的事。

       几天前有个许久不见的故人找她聊天,问到那个时候的她是不是有个一直喜欢的偶像。
       “大概吧,我都忘了。”
       
       “忘记”是一个很好的用来结束话题的借口,只要有个人说忘记了什么,身边的人就会知趣的不再提,也不会有人去追问忘记的到底是什么。
      是他怀抱的温度,他的亲吻,他只属于她的眼神,抑或是,别人所以为的,他身为遥不可及的偶像赋予她的曾经疯狂现在却无关痛痒的青春。

       她出差去东京的时候,他正好有一部电视剧正在宣传,电视剧里的他喜欢上一个不可能的外国人,最后不再相信爱情,她凌晨的酒馆里喝酒的时候正好有他的宣传采访播放,记者问他是否能秀几句外语,他选择了中文,她的母语。
      “其实我会说的也不多,也就会简单的,你好,谢谢,还有一个我的中国朋友的名字。”他说了一个名字,她猛然抬起头。
       “和……我爱你。”
       
       她记得他明明一直无法用正确的发音说出她的名字,刚刚却听到了那个她曾经纠正过很多次的,再也不需要她去纠正的正确发音。
       
       “如果是您的话,经历了这些之后会如何呢?”
       “曾经有人跟我说,一个人也要继续相信爱情,所以就算两个人无法在一起,我的话即使难过也会一生悬命地好好生活。”

       她在黑暗里笑笑,她最后的话他都听了进去,他们都有好好生活。
       这样不就很好吗?

       天亮后她走出酒馆,继续和他平行的努力着的生活。
       







————————————
请自行带入……我不会说男主是樱井翔。

评论(2)
热度(22)

© 顾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