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N先生的自白

橙光游戏《有一封信》的nino线番外,明显不是自白…我只是懒得换名字……

——————正文分割线—————

       N先生在这个高级公寓里住了有些年份了,不知道是最近经济不景气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隔壁一直都没有住户搬进来,N先生每天也乐得清净省去了不少跟邻居打招呼的麻烦,呼朋唤友地来彻夜打游戏也不用害怕遇见其他人,总之没有邻居的状态对他来说是常态,而邻居某天突然出现,就是个意外。
       从隔壁响起装修和搬动家具的声音开始,N先生就怀着复杂的心情想象过自己这位新邻居的模样,高矮胖瘦,男性女性,从事什么工作,各种想法在他精明的脑袋里转过一圈之后,他反而释然了,这份释然一直持续到公寓电梯检修,N先生看到一个纤弱的姑娘只身提了三个箱子上了十二楼,姑娘平静地开了同楼层的另一扇门,N先生不平静地觉得自己应该去认识一下这位身手不凡的猛士。
       
        梁枫带着小笼包敲N先生的门的时候,N先生刚刚把房间整理好,虽然自诩宅男,但N先生还是喜欢让自己生活在一个清爽的环境里,所以梁枫一开始见到的就是他平时的模样。而N先生,从她带来的小笼包里悟出了这个姑娘不止力能扛鼎,还会满汉全席,实在居家旅行必备。他开始考虑如何寻找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借口,凭借天时地利最终人和。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他正在玩一款联机游戏,一个卡顿被BOSS轰掉了半管血,N先生立即想到了某种可能,让好友查了查自己是不是被蹭网了。
       N先生很快拿到了那个写着“LFのcomputer”的蹭网名单,暗搓搓地改了自己家的WiFi密码。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N先生从工作的深渊里爬出来,终于发现自己家的厕所水管有坏掉的迹象,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去敲了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门。
       据N先生供述,自己家的水管跟梁枫家的水管坏掉都是天意。但聪慧如他,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把自己想要的紧紧握在手里。
      
       正如N先生所预料的那样,梁枫能烧出满满一桌正宗的中华料理,比外卖的味道不知好吃了多少,而且这个姑娘虽然能随口说出一些大话,被人揶揄时却很容易红了脸,实在是可爱的性格。
       N先生很喜欢。

       17岁的N先生开始喜欢吃汉堡肉,进入30代的N先生想,其实小笼包也不错。

       他原本与梁枫约好了一起去买制作小笼包的食材,当天晚上梁枫因为公司的事情去聚餐,他自己一个人第一次去超市买了速食食品之外的东西,但N先生并没有不开心,他把食材放进冰箱后随便吃了点什么,看时间不早了就抓了把伞在雨夜里等她,等她的过程里与几个之前打过照面的邻居打了平时不愿打的招呼,心里想一会儿会不会有人送她回来,如果男人送她回来的话,他可能会非常礼貌的感谢对方。
       N先生很有耐性,所以他一直等到梁枫回了家,看到她自己一个人回来,觉得她连让普通男性朋友送她回家的心思都没有,实在傻气,然后顺势原谅了同样傻气的等在雨夜的自己。

      好在梁枫在其他方面不是傻的,第二天N先生看到了现在自己家落地窗前背影有些落寞的她,他猜想梁枫只是还没搞懂他家的WiFi密码,所以N先生用了点小手段要了她家的钥匙,拿到钥匙之后,他又觉得不够,去梁枫家给她留了纸条。
      N先生后来回忆,在梁枫家看到相叶氏的纸片他是懵逼的,如果不是她及时说清,他可能决定最近一年不再陪相叶氏打棒球。
      
      但N先生离开东京去开演唱会的时候还是很不放心,在札幌的舞台上听到梁枫喊他的名字差点以为是幻听。如果不是梁枫这个人自带追光效果,他可能等结束后会去看看医生,如果有哪个医生的门诊专治相思成疾的话。
      梁枫这个姑娘什么都好,就是觉得他太遥不可及,N先生担心这个姑娘逃跑,在她自我否定之前赶紧表了白,所谓先发制人。至于亲了她,N先生事后总结,梁枫的嘴唇挺软的,不过其他人这辈子也别想尝到。

       N先生虽不自诩圣人,但至今为止的一切都还是没有超出他的控制的,如果不是梁枫突然回国了,N先生可能还有更多的方法让两个人更靠近一些。
      他字斟句酌地给梁枫发短信,又小心翼翼地等她接电话。
      梁枫啊,N先生用了无数方法,最后还是朝她举手投降。
      
      “那梁枫是如何知道先生家的Wi-Fi密码的呢?”
      “我告诉她的,在很久之前我家的Wi-Fi密码就改成了她的名字。”
      “N先生有什么撩妹技巧能向大家传授吗?”
      “年轻人不懂,这不是撩妹,这叫爱情。”
      N先生说这句话时非常严肃。

评论(9)
热度(37)

2016-08-29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