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大学男子宿舍【二】

趁着还有激情,赶紧再写点儿。
团爱,无CP,OOC,可能会有bg线,坑掉的可能性为80%

——————以下为正文——————

      大一新生开始军训的时候,夏天的余热还留在这座城市,凌晨六点钟,松本润按掉手机闹铃,挣扎着睁开眼睛之后发现樱井翔已经倚着墙在读《经济学人》了,听隔壁宿舍生田斗真八卦,这位学长乃J大独孤求败的著名学神,当年高考以省状元的身份入学,入学之后的GPA从没掉下过4.5,可谓学霸中的斗战胜佛。松本润对这种可望不可即的学霸无欲无求,于是调转了个视线,沉睡的大野智在晨光里黑的发亮,脸颊的反光让二宫和也揉了揉眼,伸腿踢了踢旁边床铺的相叶雅纪,相叶雅纪翻了个身,松本润看到睡梦中的他面带诡异的甜美微笑。

       松本润下床收拾东西准备去洗漱,听到二宫和也在后面叫相叶雅纪: “起床了起床了。”

        

       这个时间能够在盥洗室看到的基本都是准备去军训的大一新生,松本润站在一群海洋专业的新生中间洗漱完毕之后差点迷失了自我,导演系出门左转,海洋系出门右转,随着大部队右转走出了50米,松本润及时反应过来,在前方路口转了个弯。

      

      樱井翔等到松本二宫和相叶依次离开宿舍,算算楼下的包子铺应该开门了,合上《经济学人》准备去吃早餐。

      出门的时候J大已经被彻底笼罩在新生的阳光里,樱井翔照常在包子铺点了一碗面,享受一天里最简单又开心的时光。

      

      J大各个学院的军训有些不一样,原因是各院长对于军训这项活动有着充分的自治权,像松本润所在的导演系和二宫和也所在的计算机系军训的时间就要比相叶雅纪所在的生物学专业时间长,据学生中传播的小道消息,这是为了让导演们有更好的体魄风里来雨里去,为了让码农们更好地躲在办公室加班而不至于猝死,然并卵。

      但至少这样看来,相叶雅纪的军训可能是最轻松的,如果他们不是在农学院所属的试验田旁边训练的话。

      农学院所属试验田,秋风送爽,瓜果飘香,各式各样的昆虫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自由生长,诸如蚊子之类的凶猛物种,在新生们的身上殷勤地开垦着。相叶雅纪在拍蚊子这件事上拿到一血之后就迎来了蚊子们前赴后继的报复,此刻的他非常后悔早上拒绝了二宫和也往他身上喷防蚊喷雾,实乃自作孽,不可活也。

        相比饱受摧残的大一新生,植物学专业大二的横山裕等人的出场就显得淡定甚至拉仇恨的多。要知道去年此地,这里也让他们流下了一把血泪,所以今年他们有备而来,扛着凉席,身携驱蚊液,还臭不要脸的从试验田里摘了两个大西瓜,在新生队列的正对面盘腿而坐,在众人或惊讶赞叹或嫉妒恨的目光中谈笑风生。

        相叶雅纪这个人比较外向,但更重要的是,他比较,哦不,非常怕蚊子,所以休息时间他谄笑着跟横山裕打了个招呼,以今年瓜果收成为开场,三农问题为依托,成功忽悠走了横山裕的驱蚊液和半块西瓜,并为今后两个人深厚的友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等大野智在宿舍里醒来,一天已过半,他惊异地发现宿舍里除了有正在吃饭听英语的樱井翔,二宫和也竟然也在一脸悠哉地打着刺客信条,一瞬间对自己所在的时间维度有些怀疑。

       “军训结束了?”

       “没呢,新生们正在挥汗如雨。”

       “那老四怎么还在这儿?”

       “黑了校医院信息系统,开了个假病历证明。”

        二宫和也扔给大野智一个面包,继续打游戏,映着屏幕上光线的脸,深藏功与名。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