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头颅,洒狗血。

【樱井和初】甜饼屋甜饼放送第二天

此次营业已结束。

To 熙熙:


最适合游乐场的季节其实是夏天,虽然有硕大的太阳挂在天上,但是也有暖风,冰淇淋和激流勇进,坐在皮划艇上从高处瞬间落下,抓着身边某个人的手,连尖叫都心安。
你和乔装后的大野智牵着手走在秋天的游乐场,路旁的树叶黄了一半,旁边也没有夏天时处处是汗流浃背的人群出现,果然,秋天的游乐场不如夏天受欢迎,却也好像是以这种形式欢迎你们一起到来,坐过山车时几乎不需要排队,好像是来到只有两个人的乐园。你在过山车急速下坡时紧握着身边人的手,没有尖叫,旁边的人也没有尖叫,fufu的笑着,也紧握着你。
乘上摩天轮时天空有了黄昏的颜色,你和他坐在一起,随着摩天轮缓缓移动,天空的光亮也被慢慢收起,升到最高处是,是夕阳只剩了一道最亮的光,大野智狡黠的对你说,这个氛围最适合接吻,接着轻轻吻了你。
从摩天轮上下来,天已经完全黑了,你红着脸和他一起走下摩天轮,悄悄地瞥了一眼星空,身后的摩天轮刹那间也如同星空一般被点亮。



To 小楠:


一个人的日子难熬吗?
一个人过了三十几年的樱井翔不应该这么觉得。一个人可以养花草,给自己做三明治,不工作的时候看书看得睡在客厅的躺椅上,数从工作地点回家路上的路灯数量,一,二,三,二百四十七。
数路灯的行为会不会让人怀疑他在等一个人?
等谁呢,一个人可以养花草,虽然阳台上已经死掉了四五株;一个人可以给自己做三明治,虽然里面的熏肉显然没有煎熟;一个人不工作的时候可以看书看得睡在客厅的躺椅上,虽然每次醒来都会不幸感冒;一个人可以数从工作地点回家路上的路灯数量,虽然每次都没有数对过。
一个人的日子难熬吗?
挺难熬的。
等一个人会等到吗?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晓。”
樱井翔大概不再会是一个人。

To 国宝酱w:

在来到他面前之前,你已经知道他不会喜欢上自己的粉丝。 那就不喜欢吧,因为你还是以一个奇怪的身份和他有着断断续续的联系,他有天开玩笑说,“不如你来做我的中文老师?”你欣然答应。
学中文的他让你想到从前学日语的你 ,语法看不懂的时候就听你偷偷从演唱会上截下来的音频,他在你耳边喊:“调子如何?”你在黑夜里一个人微笑着对自己说:“绝好调超。”
至于后来你如何认识他的,经历了太多你好像都忘了。
出于私心,你教给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他一字一句地念给你听,你知道这不带什么别的感情,但还是有些想哭。他问你这句话的含义,你用日语给他解释。
“其实就像之前看过的一本书里写的一句话一样,'我毕生的理想,就是找个高高大大的男生,他就那么随便一帅,我就那么随便一赖,然后岁月流逝,我们手拉着手,磨磨蹭蹭地变老。'”
他第一次在你面前沉默这么长时间。

中文课还在继续,有天他忽然用熟练的中文对你说了那句话。
“诶??”
“这次换我用中文表白啦。”


To 十一:



樱井最近养了猫。
难伺候的脾气,妙鲜包也拯救不了的挑食让樱井很烦躁,因为这只猫好像只喜欢吃樱井自己做的菜。


樱井的料理苦手形象维护的很艰难,因为他总能把各种奇怪的食材做出让人满意的味道,然后就便宜了这只猫。有时为了突出综艺节目的效果,他会把盐放成糖,把没炒熟的菜盛出来给别人吃。
猫在清晨里伸了个懒腰,心想这个铲屎官平时就喜欢维护些白痴的假象。



利达与下水道美人鱼的梗不会写……

评论(3)
热度(23)

© 顾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