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初雨

查看个人介绍

大学男子宿舍【九】

       团爱,无CP,OOC,坑掉的概率为78%。
      上学期结束了。不瞒大家,这篇文其实是为了纪念我的大学生活,很多事都是我曾经经历过或者发生在我身边的。

——————正文分割线——————

      一个J大的寻常下午,冬天的第二场雪在阳光下反射出来的光线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明晃晃的了,樱井翔一脸紧张的盯着教务系统按F5,在刷新出“周易 98分”的成绩之后长舒一口气。


      二宫和也在下铺难得对着电脑发呆,明天大一还有一门近代史开卷考试,于是几个人都窝在宿舍里思考人生,二宫和也觉得“习惯”这个词尽显人的劣根性,比如此刻清闲的他习惯性地拿出了一本线性代数,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做完了三道题。前几日他们院院长亲切地慰问了二宫和也,旁敲侧击地告诉二宫和也再这样下去他老婆数学院院院长就要跟他抢人了,二宫和也非常大度地把自己女朋友推了出去。
      “院长您看,这位同学比我更适合数学院。”
      “二宫同学,你知道我们学计算机的男人找个女朋友多不容易吗?要懂得珍惜。”
      计院院长好言相劝,二宫和也在迎面走来的数学院院长的冷傲眼神下迷途知返。


      大野智又订错了车票,打算提早回家的想法泡汤了,一个“又”字道尽其中曲折。
      于是大野智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地平躺在床上看天花板上的海洋生物,前段期间趁着自律会没时间检查卫生,他在天花板上贴满了海洋生物贴纸,依靠玄学有助于在梦里多钓几条鱼,就像昨晚他一口气钓了十几条金枪鱼,笑的口水都甩到了早起的相叶雅纪脸上。
      但大野智并不知道。

      相叶雅纪跟松本润忙着玩儿排火车。
      正是关系到谁最后一个留下打扫卫生的生死存亡时刻。
      松本润冷笑一声,甩出一个红桃二,相叶雅纪不为所动反手一个方块四。
      嗯,都没什么卵用。

      这时的樱井翔已经平复好心情望去窗外,几个南方孩子正对着马上就要化成一摊水的最后一点积雪欢快的玩耍。他们宿舍都是北方人,于是少了这种乐趣。
      樱井翔觉得冬天挺好的,可以穿着厚重的大衣把自己紧紧裹起来,从图书馆回宿舍的时候抱一个水瓶能从指尖暖到心里。
      冬天其实是充满着生机的温暖的,不像夏天,都是离别。

      “保皇来伐?”樱井翔看着依旧打的难舍难分的相叶雅纪跟松本润道。
      “来来来,谁输了谁最后留下打扫卫生。”相叶雅纪在乎的显然是这个。
      “大哥起床了。”松本润爬上了大野智的床把他压在身下。
      “我——起——你——快——闪——开——憋——死——我——了——”大野智憋的脸通红。
      二宫和也把赶紧把习题册扔到一边自觉的给自己搬了个凳子。


      二宫和也的女朋友曾经对二宫和也说过,想要打赢一场扑克牌通常需要良好的记忆力,数学运算能力和运气。第一个樱井翔有,第二个二宫和也有,第三个相叶雅纪有。
      事实证明,这三个条件在“和”后为真后才能得出结论为真,因为赢得基本都是大野智和松本润。
      几个人一直玩到凌晨樱井翔相叶雅纪跟二宫和也都输得不分胜负,最后决定石头剪刀布。
      相叶雅纪胜出。
      二宫和也胜出。


      第二天下午,樱井翔把垃圾收拾好,暗自决定以后再也不提议打保皇了。
      不过冬天到了,春天也就不远了。
      第二年新的樱井翔就会投入到新的一轮学习中,这种无关紧要的决心很容易就会被忘掉。

评论(3)
热度(42)
 
©顾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