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初雨

查看个人介绍

大学男子宿舍【十四】

团爱,无CP,OOC,本章满满的BG,请合理闪避。坑掉的概率为0%,请放心追文,因为这篇文快完结了……

————正文————

      相叶雅纪已经连续两章没有出现在男子宿舍了,他对此提出了严正抗议。

 

    “这段时间你忙着干嘛呢?”

    “追女生啊。”

    “成功了没?”

    “即将迎来革命的曙光。”

      院长志村健对相叶雅纪的行动效率嗤之以鼻,隔天就托了点儿关系把土木工程系系花拉过来跟相叶雅纪一起陪自己看狗血婆妈剧。志村老先生这些年对生物行为学的研究让他深谙男女生物交配之前的求偶反应,于是给了这两个小同志一个独处的机会,自己出门遛狗了。

      “相叶雅纪,这是……什么情况?”土木工程系系花不比相叶雅纪,到底是个正常人。

      “明显是小三即将上位在给正宫下绊子。”相叶雅纪一本正经地给系花介绍电视剧剧情。

        系花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是十足的迟钝。

      “没事的话我去图书馆看书了,我的结构力学作业还没写呢。”

       “诶诶诶你等等!”

         相叶雅纪一着急把电视换到了民歌频道,一位女性民歌艺术家在电视上唱着“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一着急把憋了很长时间的话都说了出来。

       “相叶雅纪。”系花表情非常严肃,“为了保证你以后的存活率,我拒绝你的表白。”

       “我——”相叶雅纪一阵挫败。

       “我喜欢你,这句话我先说的话,土木工程的男生大概能放你一马?”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有些残酷。

         隔日,土木工程系男生在海洋系男生宿舍楼下挂了横幅“驱除鞑虏,还我系花。”

         隔日的隔日,土木工程系男生电脑集体出现故障,电脑里的小电影无故失踪。

         隔日的隔日的隔日,相叶雅纪等在系花楼下的时候被一众男生堵在女生楼门口。

         是日,女生楼宿管大妈一个横扫千军撂倒了十几个土木系男生,系花在众人面前上了相叶雅纪的自行车摇晃着去了图书馆。据路过的大野智说,大妈的身形颇有他师父年轻时拿武术冠军时的风范。


         校电视台对此进行了跟踪报道:

         ——为何土木系男生电脑频频被黑?为何自律会对土木工程的卫生抽查次数增加?到底是人性的黑暗还是道德的沦丧?请大家跟我一起走进科学。

        

          松本润看到报道上记者的姓名一栏,又是那个半吊子新闻专业的妹子,呵呵一笑。

          在前段时间刚刚感谢了上天之后,松本润就陷入了无限被压迫的黑暗之中。

          

         “小五,谁欺负你了,怎么摆出一副大野智脸。”

         “我是什么脸?”大野智对二宫和也的比喻很感兴趣。

         “丧气。”

         “我难过。”松本润泪眼婆娑。

         “来大哥怀里。”大野智伸出双手。

         “大哥!!”松本润在大野智怀里把因为感冒流出来的鼻涕蹭掉了才离开他的怀抱。

          “四哥,虽然大哥的表情丧气,但你的表情可怜啊。”

            二宫和也忍了。


            在松本润的叙述里,几个人了解了他最近萎靡不振的原因。

            话剧社要排新话剧,临时抽调了松本润作导演,而编剧是新闻系的记者妹子。

           “你记得我吧?”排戏的第一天记者妹子拦住松本润问。

           “化成灰都记得。”松本润想到那个简直毁人设的采访咬牙切齿。

             第二天。

             记者妹子临时改了一场戏。吃瓜演员们表示改的好。

             第三天。

             记者妹子对布景提出了意见。吃瓜道具组表示意见提的好,他们现在做的都是狗屎。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最后,今天,话剧公演,松本润发烧在宿舍卧床不起,没赶上演出。

             大家对松本润的遭遇感同身受,然后各忙各的去了,大野智递给松本润药和热水:“多喝热水。”

             松本润在床上垂死挣扎地喊出三个字:“喝……你……妹……”


             春天逐渐入夏,樱井翔换上了薄款的衬衣,坐在图书馆二楼的露台上晃着一双长腿看着校园里人来人往。他时常觉得自己不仅站在历史里,也正在创造着历史,正如刚刚收到了货币银行学老师的短信,老师说自己是J大有史以来第一个在他的课上拿满分的学生,这让他很满意。

             暮春的风还带一点凉意,他看着马路上的松本润和他的记者妹子相遇在明德楼前,记者妹子问松本润——

           “你记得我吧?”

           “化成灰都记得!”

           “小学时我转学去你们学校的第一天你也是这么拦住问我的。”

              

             樱井翔看好戏的同时收到了来自自己母亲大人的短信。

             ——十分钟后图书馆三楼的咖啡厅,我给你安排了相亲。

              

 

评论(9)
热度(35)
 
©顾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