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我和喻非结婚了(《我和松本润结婚了》番外)

BG+狗血,大家不要打我,请一定注意避雷!!!!!!!

顶锅盖跑。

写完之后深有一种“卧槽我这是写了个什么鬼”的感觉……我最近真的看了太多狗血剧了!!

————————————————————

       我和喻非相识的那天,她刚刚来日本不久,呆头呆脑地一个人过马路,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注意红绿灯,后面有人出声提醒都没有听进去。原本乔装着出来与朋友约着去喝酒的我,鬼使神差地把她拉回来。

       她退回到我身边,仍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指指马路另一侧还是红色的信号灯,她看到后对我笑的没心没肺,清脆地说了一句:“谢谢。”

     “不用客气。”我看着笑的像个孩子的她,摆摆手。

       

       以我的工作性质本不会再与她有什么交集,等我快要忘记她的笑容的时候,她就再一次出现了。

       地点在我常去的书店,我远远地看着喻非踮起脚想要拿最高的书架上那本书,书店的店员不知道在忙什么,周遭也没人帮她,我再一次来到她面前,帮她把那本书拿下来,放到她手里。

       她眼睛亮了亮。

      “谢谢。”还是一样的笑容。

        这是她第二次对我说谢谢,我也第二次对她摆摆手,顺便跟她说了再见。

        

        第三次遇见还是那间书店,她在门口远远见到我就跟我打招呼。

      “松本润,你终于出现了啊。”

        过了几年我还记得那时的喻非穿了一件灰色的针织衫,洗的浅白的牛仔裤,手里捧了两杯凉掉的热奶茶,跟我打招呼的时候眼睛弯成了月牙形状。

        她说总觉得我们会再一次相见,所以为了给彼此一个机会一有空就等在那里。

      “既然都是要遇见的,我想还是早一点遇见的好。”

        幸好,我们有机会早一些遇见。


        喻非是活泼的性子,却不聒噪,和她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也能在适当的时候获得安静与沉默,与她在一起,能感受到普通生活里的希望。

        分不清是她的执着还是我的努力,第四次见她的时候我约她去山顶看星星,她在下山的时候崴了脚,我背着她,她在我背上喊疼,恶作剧似的,我把她放下,转身吻了她。

        她的眼睛清清亮亮地,跟那晚的星空特别像。


       与大多数普通的故事一样,我们恋爱,然后在很多人的瞩目下结婚了。

       结婚前夕我们一起去商场选购物品,她是樱井君的饭,给自己买了红色的牙刷和樱花的毛巾,把紫色的都留给了我,回到家,我抢先一步把她的毛巾和牙刷抢占了,把紫色的都留给了她。

       怎么说呢,都是些甜蜜的时光。


       后来喻非就开始遗忘。

       一开始是一些小事,例如把钥匙忘在家,忘记洗衣服,后来是身边人的名字,要做的事,回家的路。

       那天我在节目结束后接到她的电话,听到她无奈的声音:“怎么办,我连回家的路都忘记了。”

     “我去接你。”

     “松本润,我害怕有一天我把你也忘了。”

       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喻非的哭腔。

     “没关系,就算你忘记了,我也有办法让你再爱上我。”

       我半开玩笑的话让喻非在电话那头笑了出来。

      

       忽然有一天,医生告诉我,她的记忆退化愈发厉害,或许,真的有一天会忘记我。

       回到家,喻非还在睡着,苍白的脸,安静的模样,我吻了吻她的眼睑,在阳台为自己点了根烟,不知道是什么劣质的牌子,呛得我直流下来泪。

       然后,她就真的忘了我。

       医生告诉我,现在的她,虽然忘记了我们的关系,却还隐约记得我们发生的故事。

     “她以为那是她同她前男友的故事,还以为自己的前男友死掉了。”

     “那将来她还能记起我吗?”   

     “这……说不准。即使记起来了,说不定哪天她又忘记了,毕竟她的记忆障碍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谢谢。”

       那我只好让她再一次爱上我。


      “松本君,最近有个综艺节目,问你这边有没有兴趣参加一下?不过目前只有个团队,策划方向还没定。”

       我看了一眼经纪人递过来的节目资料。

      “我想要喻非和我一起参加。”

      “可是松本夫人的状况……”

      “我知道,不过我有个想法,想麻烦大家帮我一下。”

      “你说,我们一定尽力。”

       “这个节目能不能叫……《我和松本润结婚了》。” 

         

      


评论(26)
热度(32)

2016-12-25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