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樱井和初】迟来的年末酬宾第二天

 @小笼荞麦sobaya 


Line某群

(´・∀・`):今天的录制也结束了~大家辛苦惹~

(’◇’) :大家辛苦惹~

 (`・3・´) :谢谢利达。

ノノ`∀´ル :利达是不是到家了?怎么最近还用起了年轻人的网络用语。

Good  looking guy:呵呵。

(´・∀・`):good looking guy 是谁?怎么画风跟我们不一样。

ノノ`∀´ル:踢出去踢出去。

(.゜ー゜)  :到底是谁要求非要把名字改成这个的,简直有损我good looking guy的形象好吗。我刚把利达送到他家门口,他都没说让我进去坐坐。

(´・∀・`):fufufu nino你来咬我啊。

 (`・3・´) :爱拔酱是不是还没到家呢?

(’◇’):对啊,在红白休息室,真是撒鼻息。

ノノ`∀´ル:【语音】(我来陪你说说话。)

(´・∀・`):松润的声音真是超——卡哇伊。

(.゜ー゜):痴汉泥奏凯。

(’◇’):【图片】(本人与锦织圭的合照)

(’◇’):最近做特番偶遇的,羡慕吧?

 (`・3・´):【图片】(本人与锦织圭的合照,深藏功与名)

ノノ`∀´ル:【图片】(与锦织圭的合照)

(.゜ー゜):【图片】(与大谷翔平的合照)

(´・∀・`):【图片】(与相叶雅纪的合照)

(’◇’):诶??

【以下飞过其他三个人发的一百多张与相叶雅纪的合照】

(’◇’):诶??

 (`・3・´):说吧,利达是不是感受到了什么。

ノノ`∀´ル:利达太腹黑。

(.゜ー゜):呵呵。

(´・∀・`):这不咱们爱拔酱要单独主持红白了嘛,我的照片当然赢了。

(.゜ー゜):好话都让你说了,爱拔酱红白放宽心。

ノノ`∀´ル:对啊,还有我们。结果我们一起担着嘛。

(´・∀・`):爱拔酱?

 (`・3・´):那家伙肯定又感动哭了。真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放心吧民那!我一定会加油的!!

ノノ`∀´ル:不用太拼了,身体最重要。

(’◇’):嗯!!!😭😭我去开会了!

(.゜ー゜):记得把眼泪鼻涕什么的擦干净了。

 (`・3・´):……

(’◇’):嗯!我会的!大家明天见~

(´・∀・`):明天见爱拔酱。


 @キョウ 


        一到换季,气温冷热交替很容易感冒,每次有一波流感到来,你总是那群人里第一个倒下的,今年你也毫无例外的赶上了这次流感。

       早上跟经理请了假在家里静养,吃了药因为发烧引起的头疼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你开了电视看了会娇兰,满屏的食物也勾不起你想吃东西的欲望,松本润最近出差了不在家,你想今天中午要不要在家煮个面凑合一下。

       “我回来啦。”

       “欢迎回家。”

       像是要印证什么似的,松本润竟然提前回了家,换了衣服的他看了看你不怎么好看脸色,用手背试了试你额头的温度。

       “试过耳温了,38度多,医生打了退烧针开了药让在家静养,你离我远点儿别传染给你了。”你的声音有些沙哑。

       “把药给我看看。”他拿起几盒你手里的药,从配方到使用方法一行行仔细看下去,又放回到桌子上。

        “又头疼了吧?”他清楚你发烧的时候经常伴随着头疼,于是让你靠在他的肩上。因为刚刚回家,他的颈间还有寒意,让高烧的你觉得凉凉的,是舒适的温度。

        即使跟他说让他离你远一点,他还是不当回事地让你靠在他身边。

       “我不在家的话是不是又想中午凑合着煮点儿面了?”

       他的话让你不好意思地缩缩脖子,撒娇似的抱住了他的腰。

      “没什么食欲,娇兰都拯救不了我。”

      平日里你跟他说每次看娇兰都能让你燃起对美食和生活的希望。

     “我给你煮点儿粥。”松本润揉揉你的头,然后把你横抱进卧室,你乖乖地不吭声,任由他把你放在床上,掖好被角。

      不一会儿他把煮好的粥端到你面前,发现你已经睡着了。

      “笨蛋,一直不懂照顾自己。”

      松本润把粥放在床头,用手试了试你的额头的温度,你在梦里感受到一片清凉。

      

@温菇菇(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艾特不上)

        

       临近年底,各式各样的节日接踵而至,你开的面包店生意不错,每天都有很多顾客光顾,因为店里的某些特卖品口感独特,常来光顾的人里其中也不乏明星艺人。比如岚的相叶雅纪就喜欢抽空在将近关店的时间来买蛋糕,来的时间多了,也跟你熟络起来。

       他有时会打店里的电话,让你给他留某个指定口味的甜品,到了快关门的时间,你总能看到他匆匆忙忙跑过来的身影。

       今天他留了一个生日蛋糕,不知道要送给哪个朋友。你等了很长时间,却还是没有等到他出现,你看了一下表,思考着要不要给他打一个电话,电话声就响了起来。

       “五分钟!五分钟之内肯定到!”

       你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因为奔跑加速的喘息,结果只过了两分钟,他就出现在你面前,怀里还揣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物。

       “生日快乐!!”他把礼物递到你面前。

       “谢谢,可是……今天不是我生日。”你哭笑不得。

       “哈……?我听店里的人说你的生日就是今天啊。”他把原来就已经乱了的头发揉的更不成样子。

        “可能被他们捉弄了吧。”

        他送礼物的姿势依旧没变,让你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接过来。

        “所以说……蛋糕也是给我的?”

       “对啊,特意给你订的生日蛋糕……”

        他欲哭无泪。

        “为了不浪费,我们找点儿其他的理由庆祝一下……?”他提议。

        “比如?”

        “恋爱第一天……?”

        “喂喂喂,这个走向不太对啊。”

        “没关系,我们先吃蛋糕。”

        他把你摆在柜台上的蛋糕打开,飞快的切了一块儿给你。

         “预祝我们未来甜蜜。”

         “……”  怎么就开始自说自话了呢。

         你接过蛋糕,狠狠咬了一口。

 

 @影子酱 


        就算成为了研究生,考试周的你也一如既往地焦头烂额,因为上个学期微观经济学拿到了96分,这个学期学宏观经济整个人都懈怠了,最后的结果是期末复习的时候只能对着各种公式和定义大眼瞪小眼,它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他。

       既然正常方法用不了,就只能用些特殊的手段了。

       下午,你把樱井老师堵在办公室门口,樱井老师号称经济学院四大名捕之首,以刚正不阿监考时眼疾手快闻名,偏偏还是你宏观经济学的老师。你把樱井老师拦下之后,能感受到身边人对你投以关切的目光。

     “樱井老师,这学期能不能稍微给我们划一下重点……”

     “我说过了,我上课讲的都是重点。”樱井老师淡淡扫了你一眼,说出了那句标志性的话。

     “可是老师……”

     “上个学期我也强调过,宏观与微观的知识构架是很不同的,不能因为上学期微观分数不错就沾沾自喜。”

     “老师我——”

     “不用再说了。”

       你回到家,默默给樱井翔扎了个小人,看到某个人回家也没有搭理。

      “生气了?”

       你听到声音也没有回头。

      “要不……我给你补习一下?”

       你转过头,瞪着你家的樱井老师。你本科毕业工作了几年,就是这段时间被他迷惑拐回了家,还受他蛊惑读了他们学校的研究生,现在简直水深火热。

      “我!很!生!气!要霸占床彻夜复习!今晚你睡沙发!”

      “咳咳,复习还是在书房最好,床上复习容易睡过去。”

      “你管我!”你佯装生气地收起桌子上铺开的书示意要去书房,面前的人却还是不为所动,“喂,真不给我划重点啊?”

        他竟然还认真地点点头,你立即被他的“正直”弄得无语。

       “复习不过你可以考虑重修,这样我就能多把你多绑在身边一年了。”

        你被樱井老师的无厘头情话说的扶额,只好乖乖去学习了。

        

     

 @Qanni 


         大野智喝醉之后就像个喜欢撒娇的猫,软软的,还喜欢趴在别人身上,介于家里只有两个人,所以喝醉的大野智喜欢靠在你肩上,双眼微闭甚至习惯性地蹭蹭你的肩膀,你因为还有工作没做完,只好一边加班一边任由他胡闹。

       “我们睡觉吧。”他的眼神亮晶晶的,除了脸上那抹可疑的红色完全不像是喝醉的模样。

       “我工作还没做完呢,你先去睡吧,乖。”你用了哄孩子的语气。

       “不,一起啊。”他的手伸向了你的胸前,笑的天真无邪。

         你赶紧打掉他作乱的手,让他不再吃你的豆腐。平时男前严肃的一个人,怎么每次喝醉了都是这副让人没办法的样子。

         叹了口气,你放下手里的工作,扶着他去卧室,他一路上还笑嘻嘻地贴着你的脸蹭了几下。把他带到卧室,他又挣扎着不肯睡,等把他哄睡着了,你也跟着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一睁眼到了第二天早上,他一脸什么都不记得的表情。你想到手里的工作,来不及责怪他,匆匆赶去加班。

        他每次喝醉都用这样的方法对付加班的你,屡试不爽,直到你有一次跟相叶雅纪聊天,听他说大野智一年里一共喝醉了没有三次,才发现自己被他骗了。不过即使这样 ,你也从未拆穿他的谎言。 

        

 @HeatherC 


         临近期末考试,樱井老师的补习。

         照理说樱井老师作为连续N年被评为全校最受欢迎的老师来给你补习已经算得上是很给你面子了,虽然你自认为你的各科拿A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你内心认定这说不清到底是谁给谁面子。不过至少这一课,你在一众尖子生的课后辅导班里坐如针扎。

         你感觉身后有人用笔戳了你一下,然后递给你一张纸条。

         ——一会儿课间溜出去一起去看雪景吧。

         纸条的后面还难得画了一个雪人,虽然样子不是太好看。

         ——好。

         你躲过樱井老师的目光,把纸条扔到身后的课桌上,听到后排的少年开心地轻咳了一声。

         很快到了课间,坐在你后面的少年松本润已经在等你,你猜测着樱井老师发现你们一起逃课后的表情,高兴地对着松本润招了招手,少年走到你面前,用冻得有些凉的手牵着你,在天气正好的冬季,一起去探寻你们的世界。           

 

 @sakuraii 


      你在收拾旧物的时候发现了高中时的笔记本,用黑色和蓝色的笔写成的,黑色记知识点,蓝色划重点,旁边还有偶尔出现的红色批注,是樱井翔的笔迹。

      高中时的樱井翔也是个普通的少年,虽然有点儿叛逆,虽然忙着Jr的工作,上课的时候却总比你听得认真,期末考试也是随随便便就能拿满分的那种,你总是在他面前抱怨上帝的不公,为什么有人会生的这么完美,他听到之后总会笑笑用笔敲你的头,让你认真听她讲重点。

      你记笔记的方法被他吐槽了很多次。

    “不知道你的重点为什么总跟大多数考试内容不太一样。”

    “这是因为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懂不懂?!”你反驳。

    “这个题,老师上课强调了三遍。”他指指你笔记上没有的内容。

    “恩,讲这个题的时候我正被美色所惑。”你厚着脸皮回答。

    “怪在下不应该生的这么帅气的。”他大笑。

    “对对对,都是你的错。”

      

      你把旧物收拾好,将笔记本的内容给工作结束回家后的樱井看。

    “你看看你脾气那么坏,还用铅笔在本子上写我笨!这么多年我怎么就忍受过来了呢。”你笑着对他抱怨。

      他歪头想了想笑着回答:“不是因为你为美色所惑吗?”

      

 ————————————————————————

终于写完了,其实有几个梗是需要红白之前写完的,拖到现在不好意思。


评论(7)
热度(63)

2017-01-01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