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轻井泽之雨

之前没有发出来的樱井翔的35岁生贺……因为写的不如意,所以只当片段练习放出来吧。
———————正文————————

       三四月的天气,轻井泽偶然下了几场雨,期间由于在外地出差,错过了与湿润空气的邂逅,屋前的花圃里长了不少杂草,歪歪扭扭地混在疏于打理的花朵里,生气勃勃的样子。

      搬来此处已经有一段时间,轻井泽的别墅区被外人传地颇有种朱门酒肉臭的戏谑感,而我当初买下这里只是因为环境不错,相比心仪的京都又离工作的地方近了些。

       今早起床便发现天气有些阴沉,原想早起整理花圃,吃早饭的时候雨却已经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只能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拉开客厅对着院子的玻璃门,扑面而来的是混着清凉味道的微凉空气,我在庭前放了两个藤编的蒲团,坐在那里一勺一勺地把昨天买的西瓜的果肉盛进碟子里,让人平静又欣喜的小乐趣。

       坐在这个地方能看到门口的路和行人,没有围墙,因而没有“墙里秋千墙外道”的朦胧诗意。虽然别墅区邻居与邻居之间隔得远,却依然可以看见些有趣的事情。

       正如现在。

      “请问……可以进来吗?”

      “请进,没关系的。”我招招手让说话的人进门,来人一身的休闲装,发型却一丝不苟,与电视里见到的样子区别不大。我曾机缘巧合地见过几次,我的邻居,樱井翔。

      “不好意思,我忘带钥匙让助理回去拿了,现在有些渴,所以冒昧地来借点水喝。”

      “先吃点儿西瓜吧。”递给他一把汤匙,又将碟子推到他面前,他犹豫了一下,舀了一勺,说了谢谢。

       起身回客厅给他倒了杯水,他也拿过一饮而尽。

       “坐下等一下吧,我这里鲜少来客人,希望你不要嫌弃。”

       “挺好的,有家的样子。”他显然没有注意我的花圃,淡淡笑着说。 

      “樱井桑。”我忍不住开口问他,“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一段时间了吧,四个月十五天。”他想了一会儿,报出来一个精确的数字。

      “你对时间挺敏感的。”我笑笑。

      “之前没怎么见过你,虽然我对园艺不怎么了解,不过倒是第一次见这种花圃。”他终于注意到了我的庭院,转了个话题。

       “最近有些忙,我又喜欢亲力亲为,所以没请人来修剪,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呢,我觉得这些杂草开出来的花挺好看的。”

       雨中摇曳的小白花点缀在嫩绿中间,说不清算不算和谐。

      “不敢苟同。”他笑着摇摇头。

      “其实我也只是这样安慰自己而已。”我朝他眨眨眼,发现雨势渐大,在他身后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帷幕。

      “樱井桑喜欢雨天吗?”我故意把手伸出去,如我所愿地触到了雨水,冰凉的一片。

      “喜欢吧。”他的回答并不明确,“对天气的话,我没有什么偏好。”

      “啊,原来如此。我觉得雨天能留在轻井泽实在太好了。”我收回手,站起身来,在阴沉的天气里伸了个懒腰,“雨天能催促外出的人回家,那么等在家里的人,就很容易见到想见的人了。”

      “久野桑是那个等在家里的人?”他诧异。

      “是想做那个人吧,就想等着一个人,下雨天回家,有机会听他说,我回来了,我可以接一句,欢迎回家。”

      他回问我:“我回来了?”

      “对,欢迎回家。”我回答。

      轻井泽的雨天,我与樱井翔第一次正式见面,他听了我的回答同我一起大笑起来,笑声混杂在没有吃完的西瓜里,增加了其中的糖分,吃起来成了更加甜蜜的味道。

评论
热度(40)

2017-01-30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