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头颅,洒狗血。

迟到的一篇bg 生贺

嗯,看哭了。

影子酱:


我怕这篇被删。
却也格外喜欢这篇。

只能先转为敬了。


一篇生贺:




樱井翔收到了一个礼物。




它就放在他公寓的门口,蛮大的包装,淡粉色樱花图案的盒子,系了红色的缎带,上面插了张卡片:祝你生日快乐。”是谁送的也不知道,樱井翔决定先把它拿回家再说




他很艰难才把它抱回了家——它实在是太大了,差点连门都挤不进去。




他小心翼翼地拆开了这个礼物,把它从盒子里搬了出来。那是个很大的建筑模型,有点像他曾经参观过的一座教堂,深绿色的尖顶,下面是灰色的墙砖。樱井翔往模型跟前凑了凑,终于看清楚了大门前挂的字:LOFTER剧院。




原来是个剧院啊!




樱井翔想透过窗子看看里面还有什么,但是窗户里的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清楚。附带的说明书里也只有这一句话而已:按下它。




这又是什么意思?




樱井翔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机关按扭,他只好先拍拍模型的屋顶,希望能误打误撞一下。他才刚刚使了一点点力气,剧场的大门就开了,出来一位戴眼镜的姑娘,马尾辫子,脸圆圆的,有点可爱。她掐着腰冲他喊:“你还不上班么?”




樱井翔吃了一惊,想自己大概真的是老了,居然都有了幻觉。




“哎!就说你呢!”姑娘伸手指了他一下,樱井翔就好像是被施了魔法,身体一下子就变小了。他变得和那个姑娘一样高了。




“快跟我来!”姑娘拉着他跑进了剧场。




剧场里有个很大的大厅,还有一条长长的走廊,人来人往的,挤进去很是费力。挤着挤着樱井翔就同那个姑娘走散了,只好自己一个人瞎逛。走廊两边都是房间,樱井翔吃不准那姑娘到底跑去了哪里,只好一间一间的推门去看。




他先推开了一扇挂着“翔润”牌子的房门。里面是个很大很大的表演厅,大概有几千名的观众,一大半人都在捏着小手绢哭。台上的两个人都穿着警察制服,背对背持枪靠着,其中一个留着卷发小公主头,另一个是个溜肩。




“啪!”枪声响了,公主头瞬间倒了下来。樱井翔有点害怕接下来的情节会太悲伤,赶快溜出去了。




他又走过一个挂着“Y2”牌子的剧场,里面空空的,只有一个小个子男人正盘腿坐在第一排的观众席上打着游戏。他旁边蹲了个瘦子,瘦子的肩上有只松鼠,一人一鼠都盯着小个子手里的游戏机看着。看他们那么入迷,樱井翔就没好意思打扰,赶快去了下一个房间。




挂着“SA”牌子的房门锁着,对面的“山组”却很热闹,厅里放着MJ的音乐,台上的两个演员一个黑脸一个白脸,正在一起跳舞。两个人的舞步有点凌乱,但又好像很有章法。樱井翔站在门口看着,就也跟着乐着。




“喂!”忽然有人拍拍他肩膀,樱井翔回头,正是刚刚那个瘦子。他指指樱井翔的衣服,开口说道,“你是BG的人吧,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快回去吧,别玩了,那边应该正急着找你。”他肩膀上的松鼠也跟着吱吱两声,提醒樱井翔快去。




樱井翔低头,发现衣服上还真的有“BG”两个字母。可这字母代表的含义,他又不是很清楚。那瘦子看他似乎还不大懂的样子,就干脆一把把他拉了出来,右手指向走廊尽头:“呐呐,不就在那里么!”樱井翔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隐隐约约好像真的有个挂着“BG”牌子的房间。




“哦哦,多谢!”朝瘦子点了点头。




辞别了瘦子,樱井翔脚步匆匆,径直往里走去。他路过各种叫影山、吉本、斑比、栗原的房间,最后终于来到了走廊的尽头,推开了那扇挂着“BG”牌子的门。




“你可算来啦!”他一进去就被刚刚的那个眼镜姑娘拉住,“快快,就等你一个了。”




她拉着樱井翔往里面走去,一把就把他推上了台。樱井翔往台下看去,底下的座位并不太多,观众也没坐满,稀稀拉拉的。有人拽了拽他的衣袖,他一回头,就看见台上有个女演员正泫然欲泣地看着他。




“快啊!”刚刚推他的那个姑娘在台下小声提示他,“说台词啊!”




“说什么台词?”樱井翔一头雾水。




“说你爱她——”姑娘指了指台上的女演员。




“哦,”樱井翔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回头对女演员说了一句,“我爱你。”




女演员哭了,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台下的观众都起立鼓掌:“太甜了!真的太甜了!”




帷幕放下,刚刚那个眼镜姑娘又跑来催他去换衣服:“快快!下一场BE!快准备准备!”




樱井翔又演了另一场戏,女主角换成了个短发姑娘。




“你爱过我吗?”短发姑娘问。




“从来没有!”樱井翔照着提词器念。




下面的观众就大喊:“太虐啦太虐啦!”“寄刀片寄刀片!”




后面还稀里糊涂地演了好多场,BE的,HE的,樱井翔也记不太清了。




他只弄清楚了一件事:整个剧团的工作人员就只有那姑娘一个,她是编剧,也是导演,还是服装,还是剧务。她工作的时候有点凶巴巴的,脾气很急。




忙忙乎乎了一整天,两个人直到深夜才休息。剧场没餐桌,他们就蹲在舞台上的一个角落吃着盒饭,顺便聊天。




“你今天的表现真不错。”编剧姑娘不工作的时候,整个人就温柔了许多。




“哪里哪里,”樱井翔有点受宠若惊,“你才是真的不错,一个人能撑起一整个剧团。”




“没办法呀,”编剧姑娘回答,“我们这是小众剧团,热度不高,就只能雇得起我一个人。”




“热度?”樱井翔还对这些名词不大熟悉。




“是啊,”姑娘点点头,“小红心,小蓝手什么的,就是我们的工资。那边那些BL剧团的效益高些,BG就不行,观众太少。”




“可真不容易。”樱井翔感叹一句。




“还好啦,也就是图个喜欢,”姑娘并不以为意,“你要是看上哪个女演员了,我就给你介绍介绍。咱剧团就这点福利特好,主角特多,不像是那几个BL剧团,就那么两个人,来回的演。”




“啊,不用啦不用啦。”樱井翔想要拒绝。




“哎呀,没关系,你说吧,我这儿姑娘特多,什么样的都有。”




“真不用了,”樱井翔摆了摆手,“我家里有了......”




“诶?”编剧姑娘立刻拿出个小本本来,“你快具体说说,说不定可以当素材用。”




“这......不太好意思吧......”樱井翔有点犹豫。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编剧姑娘拍拍他的肩膀,“先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她啊,其实是小我两届的学妹,”樱井翔只好老老实实地为她介绍,“大学时参加戏剧社认识的,她那会儿是编剧,我那会儿是演员......”




“然后你就把人家拐走啦?”编剧姑娘问。




“嗯。”樱井翔点了点头。




“爱情故事都这么开头,青梅竹马,学长学妹的。”编剧姑娘推了推眼镜,“那后来呢?你挑点曲折的说。”




“后来,后来一毕业我就忙了起来,过两年她也毕业了,也忙,我俩总是聚少离多。有段时间她老是找不到我,差点就和我分手了。”樱井翔偷偷瞄了眼编剧姑娘的小本子,看她是不是都记了下来。




“你都忙什么啦?”编剧姑娘问他。




“什么都忙,唱歌,跳舞,主持......”樱井翔指指剧场的座位,“还有演戏。”




“嗨!”编剧姑娘的口气一点也不客气,“都是瞎忙!”




“可不是么,”樱井翔说,“这样下去我就要成孤家寡人了,得赶快想个办法才行。”




“你想了什么办法?”编剧姑娘问。




樱井翔嘿嘿笑了笑:“我向她求婚了。这样大家都知道了她是我老婆,不管我去哪里,都会有人告诉她的。”




“噫,”编剧姑娘一脸嫌弃,“那她不会被你烦死么?”




“是有点吧,”樱井翔笑,“结婚以后总有不认识的人跟她打招呼,要合影。有一次还遇见个老太太非要塞水果给她叫她多注意身体!”




“为什么呀?”编剧姑娘不懂,“她看起来身体不好么?”




“不是啊,”樱井翔摇了摇,“那会儿她怀着身孕,还特别好动,弄得大家都很担心她。”




“怀孕还不老实。”编剧姑娘瞪大了眼睛。




“她就是这样的啊,”樱井翔说,“从我认识她的第一天起就这样,一辈子了,改不了啦。”




“嗯,”编剧姑娘点头,“我也好动,估计也是改不了了。”




“后来孩子生了,是个女儿,特别可爱。光是起名字我俩就想了三天。”樱井翔接着说道。




“那后来是怎么决定的?”编剧姑娘笑着问他。




“后来啊,是取了我妻子名字里的一个字做名字。我想既然我已经占了姓氏的便宜,当然就要把名字留给她啦。”




编剧姑娘看着他问:“你一定很爱她吧。”




“她也很爱我呀,”樱井翔笑笑,“我工作不太稳定,她就陪我一起加班熬夜,我睡觉不老实老踢被子,还老害得她一起挨冻。儿子出生后她就辞去了工作,做了全职妈妈,也是为了我能安心工作。”




编剧姑娘抽抽鼻子:“你们俩可真好。”




“是好啊,能有个人一起陪你到老。”樱井翔点了点头。




“我怎么就遇不到这样合适的人呢?”编剧姑娘抽抽噎噎的,“我们剧团就你一个男的,我到现在还单着呢!”




“别着急呀,”樱井翔赶快安慰她,“再等等,等等就会......”




他还想说些什么,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喊他:“翔君?翔君?”




他打开窗户向外看去,看见有人正轻轻推着坐在沙发里捏着报纸的他。




“我得走了,”樱井翔说,“她叫我呢。”




“你快去吧,”编剧姑娘还流着眼泪,“别教她担心。”




樱井翔帮她把眼泪擦了擦,说了句再见,就要离开。他推开了房间的门,忽然又回过头来看着编剧姑娘有点狡黠的笑:“对了,忘了告诉你了,她年轻的时候,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啊?”编剧姑娘一脸惊讶。




“翔君?”外面的她又喊了一声。




樱井翔就睁开了眼睛。




她皱了皱眉头:“你怎么老窝在沙发里睡?”




樱井翔笑了笑,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对不起啊,我看着看着报纸就睡着了,下次一定注意。”




她好像不大高兴的样子:“你都多大年纪了,还老下次下次的。”




樱井翔就故意装作听不见她的数落,跟个小孩子一样。




她又说:“明天就是你生日了,想要什么礼物?”




礼物?礼物他不是都已经收到了么?樱井翔笑得有点得意。




“你笑什么呐?”他的小老太太问他。




说他刚刚遇到了年轻时的她么?她才不会信的吧。




看她真的有点急了,樱井翔才又开口:




“你还记得刚见面的时候,你跟我说,怕以后遇不到合适的人么?”




“不记得了。”她故意不看他,眼梢上却都是笑意。




“那你后来遇见了么?”他问。




那你后来,遇见他了么?




end










设想他已是垂垂暮年,我希望那时的他有人爱有人念,有人陪伴。




设想LOFTER是家剧院,我们都是里面的小人,是编剧,也是观众,守着BG这个有点冷门的剧团,然后天天都在做梦,做自己的梦,也帮别人做梦。樱井翔陪着我们一起在这个世界里哭啊,闹啊,笑啊。最后陪着我们等到了那个合适的人,等到了我们自己的“翔君”。




翔君,生日快乐,也希望你永远都是幸福的。




(2016.1.25)


评论
热度(107)
  1. Qian一篇生贺 转载了此文字
    哭了
  2. 柴总_呜噜Yurete 转载了此文字
  3. 苦木一篇生贺 转载了此文字
    真好

© 顾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