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经年(《大学男子宿舍》番外2)

主SJ但是无CP……

好久没诈尸了,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大学男子宿舍》的设定。文是很久之前答应写给十一的。

———————————以下为正文——————————————

      J大毕业后的好多年,松本润偶然出差经过樱井翔生活的城市,让助理推了几个饭局,把还在公司加班的樱井翔喊去了一家法国餐厅。

      暮春的季节,樱井翔的城市让松本润冷的多裹了几层衣服。他大学时原本是不怕冷的,现在却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天气。他记得每年这个时候,学校的暖气刚停,樱井翔会在图书馆盖一条小毯子,雷打不动地窝在图书馆的座位上,从初晨的暖阳刚刚升起到图书馆闭馆人去楼空,苦行僧似的孤独的生活。

     

      大学时光转眼即逝,五个人的宿舍很快变成了四个人,大野智最早来到508,因为留校读研,所以樱井翔是最先离开的那一个。那个夏天,樱井翔拿到了美国一家极其有名的商学院的offer,临近毕业,把自己攒了几年的书一股脑堆在已经洗白的床单上,像其他人一样吆喝着卖旧东西。松本润从中挑了本六级词汇,书的封面樱井翔抄了句诗:

      "To make a prairie

         It takes a clover and one bee."

      虽然那时的松本润已经早已通过了考试,却还是搞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就像他也有些不懂樱井翔一样。


      后来他们也毕业了,大野智在J大门口跟他们挥手告别。松本润在离开的出租上,看着面包脸的大野智在身后挥手,打开窗户骂了一句“他妈的”,假装没哭。

      他无法猜到第一个走的樱井翔是什么样的心情,五个人最后聚在一起的那一晚,除了樱井翔,他们都哭得像个傻逼,樱井翔也清醒地像个傻逼。第二天松本润醒过来,大野智已经送完樱井翔回到了宿舍,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头发都乱糟糟的,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大野智笑着提议去楼下包子铺吃拉面。

      所以吃了樱井翔平日最喜欢拉面的松本润并没有来得及见大学时的樱井翔最后一面。那天的松本润想,樱井翔的妈妈毕竟是J大教授,他总有机会回来看看。

      一等几年,508楼前的树抽芽后又落了叶,直到松本润毕业,樱井翔再也没有回来。

      松本润这才渐渐明白,与原本在自己身边的人失散在人海里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


      但这并不意味着樱井翔音信全无,松本润还能每天在朋友圈里看到508其他的动态,没人在身边提醒抹防晒霜的大野智又把自己晒黑了;相叶雅纪每天肝实验肝到凌晨,在凌晨的研究所门口摆出元气的笑脸;二宫和也花钱买了十几台游戏机,每通关一个游戏就贱兮兮地拍照留念。

      樱井翔极少发有关自己的消息,有时仅仅发几张没有文字的照片,但却喜欢在每一个人的状态下留言。提醒大野智该抹防晒霜,提醒相叶雅纪不要太拼命,提醒二宫和也注意游戏消费指标,也提醒松本润不用太过追求完美。

     

      此刻的松本润想,一向克己的樱井翔一会儿不知道会以怎样的方式出场。

   

      黑色风衣,白衬衫,深蓝色领带,精英的装扮。

      樱井翔是这样出现的。

      

     “人模狗样。”

     “人模狗样。”

       松本润显然不会料到这是他们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互骂对方后都笑了起来。


       樱井翔成熟不少。其实松本润也是。

       这样的成熟就像许多有关时间的名词在他们身上不知不觉地罗列起来,让彼此都觉得彼此身上有清晰可辨但又难以言喻的改变。

       一席间,松本润与樱井翔回忆了往昔又互询近况,在牛肉鹅肝之间把自己端的像个高端人士。冷盘还没上,松本润看了一眼樱井翔,放下刀叉,提议出去吃烤串。

      “我知道附近有家还不错。”樱井翔长舒一口气,“还是当年我们宿舍楼下包子铺的拉面适合我。”

      “舍长毕业后的第二年就拆了,那时他不还说自己替你守住了最后一班岗吗?”

      “其实包子铺拆之前我特意从美国飞回来一趟。”樱井翔说了一件松本润没听说过的故事,“我去的时候,老板把东西都撤走了,看到我去了特意又把已经放到车上炊具搬下来给我煮了一碗面。整个店里只有我一个人,老板就盯着我把那碗面吃完,我想哭都没好意思哭出来。”

       于是松本润想问樱井翔,他离开508的那天有没有哭出来,但他没有问,跟着樱井翔来到他推荐的烧烤摊。两个人把领带一扯,要了两扎啤酒,在夜晚喧闹的人声里干杯,像是无数个类似的大学时候的夜晚。

      “我记得有一年老三跟风间俊介出去吃烤串,等回来的时候都门禁了,老三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摸上了二楼的阳台,上来的时候没事,快到宿舍门口了跌了个狗吃屎,惊动了整个楼上的人。”樱井翔看着烤串,想到了夏天喜欢拉人去撸串的相叶雅纪。

      “于是江湖中从此流传, 大撸伤身嘛。”松本润回。

        这是他们一同参与过的故事和岁月,现在想想傻气却珍贵的少年时光。樱井翔与他谈论的大多是这样的话题,可能人与故人在一起时都喜欢聊这样的话题,让人觉得时光未走,招一招手还能回到从前。松本润前不久还与二宫和也见过,二宫和也劝他,既然已经如此了,何必再劳心过往。尔后拍拍他的肩,云淡风轻地跟他说了再见,口是心非地如同过去一样。

       

        但樱井翔不一样。肴核既尽,松本润离开时樱井翔用力抱了抱他,松本润也是。

        

        暮春的天气,松本润准备离开樱井翔的城市,打算上出租车时,樱井翔忽然提到他离开的那天。

      “我和老大一夜没睡,看你们一个个小崽子在床上睡得七扭八歪,然后在天亮之前抱头痛哭。”樱井翔笑道,“终究是喝多了。”

      “老大一个人把我送上出租,我还记得那时候他还算白来着,面包脸简直在晨光里整个一熠熠生辉啊。”

      “跟我差不多。”松本润回忆起那时大野智的肤色,回复道。

      “我家离学校又不远,结果出租师傅拉着我多转了大半个区我都没发现。”

        至于没发现的原因,樱井翔没说。他把松本润送走,在黑夜里朝松本润挥手,松本润回头,好像看到了那年的大野智和岁月深处的508时光。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