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初雨 —

深青


  工作后樱井翔生活的城市,高楼林立,钢筋铁骨垒砌起一道道墙,樱井翔站在投下来的阴影里抬头看, 知道自己再也无法翻过去到另一个世界。




 【一】


      少年时的叛逆来的毫无征兆,而叛逆的行为在后来的人看来其实幼稚又哭笑不得。




      高二开端的暑假,樱井翔顶着一头黄发去了学校,单纯地想要宣告自己是个特立独行的少年。但他不知道,一头黄发即使配上少年尖锐的性格,在学校老师眼中,好的成绩也能造就特别的允许出现。


      那天下午,在老师的睁一眼闭一眼里,樱井翔翘课打算翻墙出去打游戏。来到墙边,看到了穿着校服的少女逆光坐在墙上,对他挥挥手,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脸,然后利落地跃了出去。


      樱井翔翻上去的时候,少女在人行道的树下等着他,白皙的脸上落了许多似乎染了深青色的树影。


      少女开口:“你是樱井翔吧?”


      少年樱井翔跳下去落在她身边,回答:“是啊。”




【二】


       少女是樱井翔的学妹,至少后来樱井翔再提起她时都会说:“她是我学妹。”但他再也没有用这个词去称呼过其他人。




       学妹的存在让樱井翔发现自己并不是自己以为得那么酷。学妹的入学成绩打破了他入学时创造的记录,学妹有体育特长,学妹高一入学不久就掌握了哪些是学校里最适合翻墙的区域。很多时候,他翻墙的姿势甚至不如学妹来得行云流水,樱井翔因此赌气学了跑酷和攀岩。


       那年,学校早早地开始准备元旦晚会,樱井翔跟学妹的节目都被选入其中,学妹的吉他solo,樱井翔的钢琴曲。两个节目一前一后,排练也在同一段时间,学妹每天爬上樱井翔教室所在楼层,站在门口喊“樱井翔”,从不叫他学长。


   


      “樱井翔,去排练啦。”


       樱井翔在众人眼中收拾琴谱匆匆离开教室。




        有一年樱井翔梦到自己又走在了教学楼通往礼堂的路上,周遭寂静无声,天空簌簌地落雪,学妹突然跑到他前面说:“樱井翔,谁先跑到礼堂算谁赢。”尔后如同一阵风,卷起冬雪落了他满身,又忽得消失在他的视野里。樱井翔站在雪地里似乎被谁下了咒,一直让逐渐变大的雪漫过了自己的小腿,醒来后是透骨的冷。




       学妹弹得一手好吉他,也弹得一手烂钢琴。彩排的休息时间,学妹突发奇想要给樱井翔弹一首曲子,磕磕绊绊地摆弄了半天礼堂里的钢琴一个完整的小节也没有弹下来,樱井翔问她为什么不能用吉他,学妹回答,那结果就不一样了。所以樱井翔一直都不知道那年学妹用钢琴弹了什么曲子,他只记得元旦晚会上,学妹一袭白裙唱了首民谣。


      “你呀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




【三】


       长时间的相处带来了流言蜚语,樱井翔班级里开始有人问他与学妹是什么关系,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学妹恰好出现在他们面前,学妹故作惊讶地反问他们:“这还不知道?我当然是他女朋友啊。”然后在樱井翔反驳之前拉他翘课出去。


       其实樱井翔也不记得自己当年有没有反驳过。




      学妹明明比他小一个年级,樱井翔不知道她怎么了解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信息。比如哪家的馄饨加上许多辣椒最好吃,比如哪个书店有许多年前绝版的老书籍,比如她带樱井翔到J大学生宿舍楼下的包子铺下对他说,这家包子铺的拉面最棒。


      但少年樱井翔也有自己的坚持,他吃馄饨绝不放辣椒,买书只买新书,拉面,当然是拉面店里的最正宗。学妹笑他不懂,少年樱井翔嗤之以鼻。


 


      高二暑假,樱井翔去参加J大组织的夏令营,某个晚上,学妹不知道从哪儿出现,在他宿舍楼下喊他的名字,约他去看星星。黄发少年从楼上探出头,格子衫少女绑着马尾辫,与他的距离不远,灯光下露出浅浅的酒窝。樱井翔顺着二楼窗户外的水管爬下来,跳落在学妹身边。


    “变帅了。”学妹拍拍樱井翔的肩膀。


       


      樱井翔这个夏天确实非常帅气地同几个小混混打了一架,也非常帅气地挂了彩。学妹一言不发地扶着樱井翔去了医院包扎。


    “没事儿,你别哭。”樱井翔以为自己的台词会是这样。


    “樱井翔你是不是傻!我是空手道黑带,你怎么不让我出手!”结果学妹这样骂他。


       樱井翔傻气的回了句:“哦。”


       


【四】


       高三一开始,樱井翔把发色染了回来,在学校里明显能感受到他的班主任松了一口气,学妹见到黑头发的樱井翔时却哭了出来,樱井翔被她吓了一跳。


      “怎么了??”


      “樱井翔你这样真丑,丑哭我了。”


    


        然而黄发少年就留在了某个夏天,再也没有出现。




        黄发少年消失的第二天,格子衫少女说自己准备出国继续读高中。樱井翔自然而然说了:“恭喜。”


       “樱井翔,你越来越无趣了。”


       “懂什么,我这叫积极面对未来。”


         后来樱井翔有没有积极面对未来,这个问题樱井翔一直以为自己给的答复是肯定的。




【五】


         樱井翔从小到大参加过无数比赛,很少有失败,所以高三时他最后参加一次国际辩论赛时,他们学校的代表队也顺利拿到了第一名,但樱井翔不是最佳辩手,最佳辩手是学妹。


       “樱井翔,你输给我了。”


       “输了就输了吧。”


         樱井翔输了又岂止一场比赛,还有青春里的许许多多。




       “樱井翔,你将来有没有什么想要学会的技能?”


       “八门语言?超绝的计算能力?挺多的,一时想不全。”


       “你也太贪心了,我啊,将来想学会细水长流地去喜欢一个人,喜欢很长很长时间都不会想要放弃。”


        樱井翔没有开口。




        许多年后,樱井翔开始讨厌“许多年后”这个词,如同讨厌无数的人消失在他的“许多年前”的青春里。


        他记得学妹曾有一篇通篇戏谑的议论文,开头便是“许多年后”,结尾是“夕阳像个咸蛋黄”。


        许多年后,樱井翔总能看到咸蛋黄似的夕阳,也总能想起学妹后来同他说了再见。


        


【六】


        再见学妹时樱井翔已经大二,学妹准备移民前来同樱井翔告别,他们绕着J大的路走了许多圈,樱井翔带学妹吃了他们宿舍楼下包子铺的拉面。


        夕阳里学妹喊樱井翔“学长”。


       “学长,就送到这里呗,再送就把我送到国外了。”


       “那…再见?”


       “再见之前我得趁这个机会赶紧告诉你,我挺喜欢学长你的,曾经。”


       “是嘛。”樱井翔早知道似的笑笑。


       “不是吗?”学妹笑着反问。




         当年没有开口的黄发少年和格子衫少女都止步在最初深青色的树影,风吹影动,落下一地青春。


         树影下的少女仰望着坐在墙上的少年笑得眯了眼。





评论(18)
热度(44)

2017-04-17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