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头颅,洒狗血。

【彭昱畅X宋威龙】世界可能论

OOC,脑洞巨大。占tag不好意思,切勿上升到真人。

————————————————————————

  如果一个人能在一眼之间记住一个人,不外乎这个人有过人之处,或者两个人有前世修来的孽缘。宋威龙肯定是不能承认彭昱畅这个人长得过目不忘的,要论长相特点,只能说彭昱畅长得实在是太矮,放在娱乐圈男星一水儿的一米八大高个里毫不起眼。但若要他承认两个人前世有缘,今生才得以相见,他肯定会拿出政治课本,给说这句话的人的脑门上贴上一个硕大的“主观唯心主义”。

  然而即使依照马克思主义来审视这件事,不可辩驳地,当年宋威龙一眼就记住了人群里的彭昱畅。虽然原因是他真的太矮了。跟99年9月出生的张逸杰站在一起还低个几公分,并且从他94年出生的年纪来看,大概是没什么长高的可能了。


  于是那天宋威龙在天天向上的后台跟同公司的张逸杰打招呼的时候,顺口问了一句这个站在他身边一脸欢脱的小个子是谁,张逸杰随口一说:“彭昱畅。”宋威龙随之发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拟声词——“啧。”

  但上天是公平的,当宋威龙已经对彭昱畅印象深刻的时候,彭昱畅根本没有心思要参透这个长腿大高个身上的终极哲学问题:他是谁,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他当时的课题是“如何让一个木偶戏演员拥有电影演员的自我修养。”

  其实彭昱畅在横店拍戏的时候曾偶然经过过宋威龙的组,在初春的秦王宫穿着一身如同群众演员的太监服,脱了靴子倚着某个不重要宫殿的门框慢悠悠地啃一块棒冰。而宋威龙穿着破窗帘一样的白衣服,头皮被古装头套拉的生疼,一边挺直了腰板,一边在初春鬼一样的炎热中透着料峭春寒的天气里装作举重若轻地说出一些自己都要起一身鸡皮疙瘩的情话,不经意颤动的嘴角显示了他的良好修养。

  春风吹动宫殿前开花的枝杈,有些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开得盛的花不矜持地洒了些花瓣下来,彭昱畅眯起眼盯着花看了一会儿,殊不知宋威龙的视线穿过了落花,落在他惬意的脸上,脑海里把那个叫彭昱畅的猴子和眼前的小太监重合,终于没忍住骂了一句:“靠!”


  尔后时间过了很久,宋威龙杀青了自己主演的第一部剧,彭昱畅的电影大受欢迎,上了有关演戏综艺也备受认可,两个原本就在自己平行世界的人各自往未来迈了许多步。只是还没久到让宋威龙忘记那个落花的场景。


  突然彭昱畅就与他上了同一个节目,站在他面前,向他伸出手来问好:“你好,我叫彭昱畅。”

  宋威龙忍住要翻白眼的冲动,站起来与他握手:“宋威龙。”

  “你挺高啊。”彭昱畅不自觉地比了比两个人的身高。

  结果宋威龙不经大脑地说了一句:“啊,不好意思。”

  彭昱畅立即大笑,并倚老卖老道:“小伙子不用不好意思。”


  宋威龙觉得自己的语文应该不会差到记错了“鹤立鸡群”的意思。至少从字面上看,以鹤的身高,站在鸡群里,能被一眼看到的应该是鹤。但不知道彭昱畅是什么脑回路,大家好歹是高低不一地一起在台上站了好几个小时的人了,加一下微博关注什么的也费不了多少流量吧?作为一个走高冷男神路线的人,总不能抢在走阳光普照人设的人面前点“关注”吧?

  一边盯着自己的粉丝和关注数,一边挣扎着的宋威龙终于屈服于自己的右手,暗搓搓地点了“关注”。看到那个黄色按钮变为灰色,而上面显示的文字是:“互相关注。”

  宋威龙常年阴霾的头顶上终于出现了一片天光乍破的晴朗。


  此时的彭昱畅毫无知觉地在微博里朝宋威龙发了个私信过去:“你好啊。”

  宋威龙腹诽道我是挺好。

  “你好。”

  “有机会在北京或者横店一起攒个局啊。”

  彭昱畅的邀请是自然而然的,宋威龙的回复也很自然。

  “你在哪儿呢?”

  “北京。”

  “今晚一起吃个火锅吧。”

  宋威龙第一次发现了自己身上有不要脸的潜质。

  另一端彭昱畅惊讶过后,欣然同意。


  说起来彭昱畅对宋威龙不是毫无印象的,作为一个网瘾青年,他曾经眼睁睁地看着宋威龙上过几次热搜。虽然都不是什么正经热搜,但也着实给彭昱畅留下过一些印象,他觉得宋威龙的古装其实挺好看的,虽然不及他的现代装,但也是个翩翩少年郎。至于演技,孩子还小,还有磨炼的空间,毕竟自己也算是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


  晚上两人一起吃饭,彭昱畅找了个环境还不错的火锅店,点了几个凉菜之后看到宋威龙带着帽子和口罩全副武装地进了包间,有着身为帅气男明星的特殊自觉。彭昱畅刚要对他的装扮提出赞叹,宋威龙就先行感叹出口:“艾玛热死了。”

  其实宋威龙是有些后悔出来跟彭昱畅吃饭的,无论从哪方面讲,他们都算不上相熟,万一在吃饭的时候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就比较尴尬了。

  后悔只持续了几分钟,自第一盘涮羊肉下肚以及之后的一个多小时,两个人在餐桌上奋勇杀敌合力干掉了20盘羊肉,最后服务员胆战心惊地出场说店里的羊肉售罄了,内心想这两个人怕不是来自广东的吧。


  彭昱畅摸着自己吃饱的肚子觉得自己可能找到了人生的饭友。

  “有机会再约啊。”

  吃饭这种事情是有一有二再有三的,更何况宋威龙的动机并不是那么的纯洁,两个人很快就成了勾肩搭背的好兄弟。但事后据宋威龙室友张逸杰的不完全转述,他不止一次地在梦里骂过彭昱畅臭傻逼。


  让我们把视角转回到横店——宋威龙的驻地。如果时间拖的够长的话,怎么也得开始描写下一年的春天,一年的时间足够两个人的平行宇宙产生交集的黑洞,并逐渐增大黑洞的质量,大到足够填满两个人的世界。

  彭昱畅却依旧倚着他最爱的门框,吃他最爱的棒冰,悠悠然看落花。看到宋威龙来的时候朝他挥挥手,塞给他一块相同的棒冰,宋威龙毫不顾忌地咬下来一大块碎冰。

  “你怎么来了?”宋威龙的古装头套这次终于不那么紧绷得让人头疼。

  “好歹也得允许我的人生中出现几次顺路不是?”彭昱畅摇头晃脑,“这次给你带了一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宋威龙还是觉得自己时常有忍不住掐死这个人的冲动。


  上次两个人用微信讨论演戏,宋威龙手里还拿了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一支钢笔对着英语阅读理解里的“You're coming from a stranger and repeating to the stranger”戳戳画画,实在是酸腐。彭昱畅则向他吐槽《布莱希特论戏剧》这本书翻译的一塌糊涂,宋威龙想不通,彭昱畅一个木偶表演系毕业的学生,怎么就走上了老学究的不归路,钢笔墨水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洇了半本书,反应过来已为时晚矣。


  “我说,你这个棒冰没问题吧?”

  “没问题啊。”

  “……我肚子疼。”

  宋威龙觉得彭昱畅终于干了一次人事儿,把急性肠胃炎的自己连拖带拽地送去了医院。但他不明白彭昱畅怎么能这么不要脸的对着医护人员的狐疑坚定地说:“别这样看我,我才是攻。”

  气得他想要一个鲤鱼打挺起来把他闷死在被子里。但宋威龙最终没有这样做,因为还挂着生理盐水的他实在是没力气骂人了。之前他能觉得去年那些落花里的彭昱畅好看,大概是被猪油蒙了心。


  等彭昱畅把宋威龙送回酒店,已经很晚。

  酒店里还有剧组刚刚收工,彭昱畅送宋威龙到房间门口,莫名唱了一句:“祝你——平安——”

  “可能巨大的年龄差距导致我们存在曲库代沟。”宋威龙黑脸。

  “回去早点睡。”彭昱畅以拍后生崽子的姿态拍了拍宋威龙的肩。


  如果不是彭昱畅就住他隔壁房间,他可能会以为他们即将生离死别。但其实宋威龙知道,彭昱畅有话要说。


  宋威龙喜欢看彭昱畅演戏。他知道彭昱畅是天才一般的演员,看他演戏的时候总能让人看到一种近乎赤子之心的东西,觉察出人物最纯粹的情感。他很羡慕他,也……有那么一点喜欢。

  深夜洗完澡,宋威龙惯常性地研读剧本,偶然听到旁边房间有彭昱畅哼歌的声音传来。思考明明自己才是年纪小的那一个,为什么这个人要比自己看起来无忧无虑地多。


  “刚刚想了个谜语,要不要猜一下?”彭昱畅发了个微信过来。

  “哦。”

  “831143 。猜吧。”

  “彭昱畅你能不能有点儿人性?”宋威龙气得胃疼。

  隔壁房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宋威龙很快收到了新的微信。

  831143上面有无数个回车,直到宋威龙往上翻页翻了许久才翻到。

  “我喜欢你。”


  彭昱畅的笑声穿过墙壁:“是不是还怪恶心的?”

  “得了吧,更恶心的话还不得我来说。”

  “你说吧,听着呢。”

  “我也喜欢你。”

       “小伙子有眼光。”

——END——

评论(16)
热度(60)

© 顾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